[法律] 合同法对形成权能否随债权让与而转移的问题

1.形成权

形成权,是指”依权利人一方的意思表示,而使法律关系发生,内容变更或消灭。” 因此,”形成权非属独立的财产权,应受权利人其人或该当法律关系的拘束,原则上不能单独让与,仅能附随於其法律关系而为转移。”

所以像解除权这类的形成权,不属於”债权让与”时而随之移转的从权利,但是可随”概括转让”而移转。

但是,在中国司法考试标准本中,则主张形成权也随之移转。据推测,这可能是采魏振瀛论点,认为”债权让与”时随之移转的从权利当中,还包括形成权的选择权和催告权。

2. 合同法第81条与台湾民法第295条

关键在如何界定合同法81条规定的”从权利”范围。

合同法81条但书规定的”但该从权利专属於债权人自身的除外”,应该已经指明,像由当事人一方意思表示而使法律关系发生,内容变更或消灭的形成权,是属於”专属於债权人自身的从权利”,所以债权让与时也不会随之移转。

台湾民法295条规定:”让与债权时,该债权之担保及其他从属之权利,随同移转于受让人。但与让与人有不可分离之关系者,不在此限。”

这里的”担保”、”其他从属之权利”和”与让与人有不可分离之关系者”,三者应该都是指债权让与中具有财产性质的权利。因为如果不这麽解释的话,否则接下来的296条”交付债权证明文件”这条”从给付义务”规定,即成冗文。所以这里规定的”从属之权利”,范围较小。

大陆合同法81条的规定:”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受让人取得与债权有关的从权利,但该从权利专属於债权人自身的除外。”则因为规定范围较为笼统概括,所以一般认为这里从权利也包括了债权证明文件的附属义务在内,也因此导致从权利可以随债权让与而转移的疑问。

所以,魏振瀛和司法考试标准本的论点应有疑义。因为形成权如果随”债权让与”而移转,债务人将处于不稳定的地位,本来已经做好各种准备要履行债务了,却因为受让人行使了解除权而使之前的准备都付之流水。

3. 形成权中的”选择权和催告权”可以随债权让与而转移的问题

1)”选择权”是形成权,不能随”债权让与”而移转,所以他说选择权可随”债权让与”而移转,这里可能混淆了”概括转让”概念。形成权是随”概括转让”而移转,不随”债权让与”而移转。

2)”催告”是一种意思表示,而且”催告”也不会因为单方意思表示就能使法律关系发生、变更或消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筆記, 學習.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