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公诉案件酌定不起诉的问题

《人民法院案例选》(2009年第4辑,总第70辑),第2页选录了一则案例:

商江精密机械有限公司、陈光楠走私普通货物案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锡刑二初字第3号2009年1月14日)

本案在最高人民法院要点提示中,虽然是作为对酌定不起诉以外的共同被告确定罚金数额的问题,向各级人民法院提出其指导意见。但细究之下,可以发现现行刑事诉讼制度中,有关公诉案件的”酌定不起诉”制度的一个漏洞。

一般而言,检察院侦办刑事案件时,不起诉的情形有三种:法定不起诉,酌定不起诉和证据不足不起诉。法定不起诉与证据不足不起诉,分别规定在《刑事诉讼法》第15条和《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286条第3款中。

《刑事诉讼法》第15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追究的,应当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诉,或者终止审理,或者宣告无罪:
(一)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
(二)犯罪已过追诉时效期限的;
(三)经特赦令免除刑罚的;
(四)依照刑法告诉才处理的犯罪,没有告诉或者撤回告诉的;
(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的;
(六)其他法律规定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286条
人民检察院对于退回补充侦查的案件,仍然认为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的,经检察委员会讨论决定,可以作出不起诉决定。
作出不起诉决定前应当根据案件情况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确定补充侦查的次数。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不能确定犯罪嫌疑人构成犯罪和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属于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
(一)据以定罪的证据存在疑问,无法查证属实的;
(二)犯罪构成要件事实缺乏必要的证据予以证明的;
(三)据以定罪的证据之间的矛盾不能合理排除的;
(四)根据证据得出的结论具有其他可能性的。

“酌定不起诉”规定,则散见《刑法》相关条文中。主要针对一些犯罪情节轻微,根据《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刑或免除刑罚的行为,经检察委员会讨论後,可以不起诉犯罪嫌疑人。

归纳言之,符合下列情形时,检察院可以”酌定不起诉”:

(1)犯罪嫌疑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罪,依照《刑法》规定应当负刑事责任,但在外国已经受过刑罚处罚的(《刑法》第10条);

(2)犯罪嫌疑人又聋又哑,或者是盲人犯罪的(《刑法》第19条);

(3)犯罪嫌疑人因防卫过当或紧急避险超过必要限度,并造成不应有危害而犯罪的(《刑法》第20条和第21条);

(4)为犯罪准备工具、制造条件的(《刑法》第22条);

(5)在犯罪过程中自动中止或自动有效的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刑法》第24条);

(6)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辅助作用的(《刑法》第27条);

(7)被胁迫、诱骗参加犯罪的(《刑法》第28条);

(8)犯罪嫌疑人自首或者在自首后有立功表现的(《刑法》第67条和第68条)。

由前述可知,检察院对案件不起诉有相当程度的裁量权限,但是无论何种不起诉,检察院不起诉决定都必需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否则即有失职之虞,且易生专断滥权弊端。

本案中,商江精密机械有限公司(”商江公司”),分别与无锡市中联车辆配件有限公司(”中联公司”)、无锡市捷驰精密机械厂(”捷驰公司”)为逃税共谋分别将原本未达免税标准的进口设备,予以修改参数、品名,以达免税标准,藉此骗取免税证明而进口。案发後,无锡市人民检察院以商江公司与其总经理陈光楠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向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本案当事人间关系图示如下:

001

由案情概要,原本一件普通的走私普通货物罪,可是在案情分析中却出现了这种状况:

…检察院对中联公司、捷驰公司作出了酌定不起诉决定,…

而被告商江公司和中联公司、捷驰公司在本案中的犯罪情节轻重:

本案中,被告单位商江公司为向中联、捷驰两公司销售设备,以获取6500美元的安装及售后服务费用,应两公司要求,修改设备技术参数,使两公司成功骗取免税证明并偷逃税额。商江公司与该两公司分别构成共同犯罪。在共同走私犯罪中,犯意提起、因犯罪而实际获利者均不是被告单位商江公司。商江公司实施帮助行为,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地位低于其他两公司。

换言之,检察院对此共同犯罪中作用和地位都较高的中联公司与捷驰公司,予以”酌定不起诉”,而对作用和地位都较低的商江公司反而起诉。

《刑法》既已明文规定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辅助作用的,检察院可以”酌定不起诉”。但是在本案中,被起诉的却是起次要或辅助作用的商江公司,而起主要作用的中联公司与捷驰公司,检察院则”酌定不起诉”。检察院此举不正是违反了《刑法》规定?

在案情分析中,作者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提到了:

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了三种不起诉的类型:法定不起诉、酌定不起诉、证据不足不起诉。该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二款对酌定不起诉予以明确:“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不起诉决定。”依此规定,检察院作出酌定不起诉,须同时具备两个条件:一是犯罪嫌疑人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二是犯罪嫌疑人的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故检察院对中联公司、捷驰公司作出酌定不起诉决定系明确承认该两家单位构成犯罪,与商江公司系走私犯罪共犯的事实。

但是作者却只是以”暗示”方式点出问题,而非明确的指出检察院此举的不当:

依据起诉便宜主义、诉讼经济原则、刑罚个别化及轻刑化等理论,不起诉裁量权的产生及存在有其必要性和合理性。但仅就酌定不起诉而言,“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系主观判断标准,面对形形色色的个案,每个办案人员都会有不同认识,具有一定的随意性;“可以”不起诉,故也可以起诉,因而是否起诉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各地检察院对酌定不起诉掌握的松紧程度不同,对宽严相济等刑事政策理解不一,故适用不平衡;滥用不起诉裁量权等人为因素的介入更增加了是否起诉的随意性。这种较大程度不确定性的存在,也决定了被告人刑事责任的幅度不能随着其他共犯是否被起诉而变动。否则将不仅导致判决的无序,无法发挥法律应有的预测指引功能,而且引发包括当事人在内的社会公众对司法公正的质疑。

按现行刑事诉讼制度,法院对於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只能被动的接受”被害人”采自我救济方式直接向法院起诉,不能主动追加被告(《刑事诉讼法》第145条)。本案为偷逃税之公诉案件,公诉案件的被害人地位由公诉机关检察院所取代,检察院既已做出”酌定不起诉”的规定,又怎可能不服自己决定而主动向法院起诉?细究案情分析的二位作者,正是做出此判决的三位中院法官的其中二位,或许因为如此,二位中院法官才会藉此案情分析暗指检察院”酌定不起诉”有所不当,但限於制度关系,法院对此是无法有太多作为。

《刑事诉讼法》第145条
对于有被害人的案件,决定不起诉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将不起诉决定书送达被害人。被害人如果不服,可以自收到决定书后七日以内向上一级人民检察院申诉,请求提起公诉。人民检察院应当将复查决定告知被害人。对人民检察院维持不起诉决定的,被害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被害人也可以不经申诉,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人民检察院应当将有关案件材料移送人民法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學習.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