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自利?

熊秉元教授在《讓利二說》一文,提到很熟悉的一句話:

  …對經濟學者而言,「人是理性自利的」是一切理論的起點;

 

確實,自己在大學時學的經濟學,常常將這句話奉為圭臬,以為是定理,是真理。但是隨著年紀漸長,思索問題的深入,觀察累積自己親身經歷與各種社會現象後,慢慢的對這個「假設」不以為然了。

1. 經濟學的「理性自利」假設,從來沒有經過實證檢驗,證明其有效性。

在「理性自利」假設下,經濟學認為,兩個完全同樣背景的人,或者同樣一人,在面對兩個相同的情境,會作出相同的抉擇。但是這種假設卻無法解釋同樣的人在面對相同的情境時,做出的不同抉擇問題。例如,在甲面前,擺了一張一元鈔票和一疊百元鈔票,在不考慮其他任何因素,以及每次面對的情境皆為獨立事件而彼此不受影響,「理性自利」假設會推論出,無論甲面臨這種情境多少次,都會作出相同的抉擇,亦即選擇一疊百元鈔票,不會選擇那張一元鈔票。

但是這個假設卻未排除掉選擇一元鈔票的情形。因此,同樣一個人面對這種情境時,無論他選擇的是一張一元鈔票還是一疊百元鈔票,在此假設下,他的選擇都是「理性自利」的。

這樣一來,「理性自利」面臨了自相矛盾問題,什麼都能解釋,也什麼都解釋不了。因此「理性自利」也只能是「假設」,成為不了「定理」。所以由此假設發展出來的各種經濟理論,都需注意其有效性與適用性的侷限性,不能全面的接受與適用。

「理性自利」在心理學中,只是人的各種多樣行為其中的一種,不能涵蓋解釋全部的行為。以前例而言,甲的選擇可以是一張一元鈔票,或選擇一疊百元鈔票,或都不選擇,或都選擇等,無論甲作出何種選擇,都有其深層複雜的心理因素,當中更不排除抽象與超自然因素的影響。

因此可以將「理性」認定為「非理性」的一部份。人們平常表現出來的「理性」行為,表面上是「自利」考慮下結果,實際上卻是受深層心理因素的制約,行為人自以為是「理性」,但是這種「理性」不過是其內在複雜多樣的心理與情緒反應的包裝。

2. 「理性自利」假設隱含二個價值偏見:一是為既得利益者辯護,另一是責難弱勢者。

人類社會無論從財產、階級、地位、權勢等等各種角度分析,無論流動性或開放性的程度大小,總是呈不均衡的分配,有的人總是比其他人站在更高的立足點上,佔有著更優勢的位置。

在「理性自利」假設下,每個人都是「理性自利」的,因此立足點比其他人高的那群人,總是會想盡辦法維持並擴大其優勢地位,一是結合各種資源擴大既有優勢,以減少目前的競爭對手;另一則是限制流動與開放的程度,避免未來可能新增的對手。

只有那些已佔有優勢地位的群體,有能力限制流動與開放的程度。持「理性自利」假設的經濟學者們認為,可以透過政府力量,以社會立法或政策保護或維持一定程度的流動性與開放性。然而這個解決辦法有其內在邏輯矛盾:政府的組成份子(無論是立法、行政或司法部門)皆為既得利益者,由此推導出第二個問題,亦即在「理性自利」假設下,政府立法或政策所保護的流動性或開放性,其程度不可能威脅到其既得之利益。

因此,在「理性自利」假設下,無法有效的推論出社會資源利用的最佳化,而更有可能是社會資源利用的集中化,集中在既得利益者手中。

但是「理性自利」假設的主張,亦即政府的功能僅限於維持市場的運作與秩序,卻可以塑造出提供每個參與者公平競爭機會的假象。在這假象下,我們所欽羨的是脫穎而出的優勝者,但是對於競爭失敗者,不會思考到競爭制度設計的內在邏輯矛盾,而是認定其能力有不足。長久時間下來,可以發現,無論是在佔優勢地位群體的組成份子,還是社會各群體中的弱勢者,其出身背景都會越來越相似且集中。

由佔優勢地位者設計的競爭制度保障了其既得利益,在「理性自利」假設下,因該制度而得利者,極少可能會出面質疑該制度的不公,而出面質疑者又多被冠上「失敗者」、「無能力者」、「憤世嫉俗者」、「反社會者」的稱謂。

確實,在此競爭制度設計中的失敗者,確實多屬社會中的弱勢者,但這種競爭制度設計並不會改變弱勢者的地位,反而更強化了弱勢者的地位。在「理性自利」假設下,為了防止弱勢者脫離此競爭制度,除了利用其優勢地位從法律限制其發展的可能性,更會從道德與心理層面上採取非議責難的策略,以免其脫離了其設定的「常軌」。

3. 綜合上述,「理性自利」假設並無法如經濟學者們的預言,可以導致社會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幸福;反之,依循「理性自利」假設建立的社會經濟秩序,則是社會達爾文主義的實踐。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筆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理性自利?

  1. peverell says:

    一般情況下,自利不就是指追求對自己本身的最大利益嗎?所以第一點很奇怪阿…

  2. peverell says:

    而且,版主把理性自利看的太複雜了吧…它是一個假設,經濟學上的假設,它不過是被設定來解釋大多數的經濟行為,並不是一個對策

  3. peverell says:

    它不過是進行實證分析的前提性假設,而不是經濟學家倡導的規範性倫理性行為準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