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私權並非絕對的保護

0010349846 

在美國對隱私權的保護顯然低於憲法第一修正案對言論、表達自由的保護,即使是普通不具新聞價值的人、即使該私人精神受到極大的傷害,當其與言論與表達的自由發生衝突時,法院在利益衡量情形下,仍是偏向言論自由表達的價值抉擇,畢竟這屬於憲法權利,與私權保護有所差異。

當私人提出隱私權訴訟時,必須證明其隱私價值的保護高於媒體或他人的言論自由。因此,為繞開此嚴格舉證責任,辯護律師多另闢蹊徑以避免面對在憲法第一修正案上對決,例如改以偷窺、侵入、誤導等方式。即使如此,法院也不一定支持。

就此角度看 2010 年 1 月 21 日 Citizens United v. 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 一案,聯邦最高法院認為即使是用來打擊政治對手荒謬虛假的政治宣傳影片,仍判決支持政治團體的言論自由保護大於對Hillary Clinton 個人隱私的保護,也不為奇了。

本書出現一個美國保險制度中獨到的特色,就是家庭戶長保險,也包含因"過失"導致他人傷害的支出。因此使得在訴訟上,許多辯護律師率爾改變訴的內容以便提出高額的侵權與懲罰性賠償的訴訟,由於敗訴支出改由保險公司承擔,因此雙方和解機會也就大增。這麽一來也迫使保險公司對其保戶限制了最高賠償額度,並加重一般人的在這類保險上的費用。挺有趣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圖書.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