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野蠻對手?

自我進入這家公司以來,即聽說 FC 是占 30% 的大股東。在我去日本出差前,FC 大舉增資資至 55%,事實上掌控了本公司的營運。

果不其然,當我從日本回來後,公司開始調整人事,一些學經歷不夠的同事被資遣,從明年起所有幹部職稱都降一級,據說是配合 FC 職稱較低,所以命這家公司做相應的調整。幸好,薪水不變,不過誰又知道能維持多久?

了無新意的商業週刊

上週某日,該集團副總裁看到商業週刊一篇文章「我的野蠻對手」,講韓國三星集團的崛起與稱霸,台灣產業要如何因應等等的報導。以我過去訂了五年也看了五年的商業週刊,只有一個感覺,就是每篇報導都大同小異,幾乎可以用一套寫作公式予以概括:

1. 標題用某家公司很厲害,大家要小心。
2. 一開始說這家公司有多厲害多厲害。
3. 專訪一些從來沒聽過的機構和專家,說這家公司怎麼怎麼厲害法。
4. 台灣產業要小心了,否則會被打得七葷八素。
5. 搭配一些專欄或說明文章,說說這家公司的背景和狀況。
6. 絕不報導這家公司崛起中憑藉的負面伎倆,例如政商關係、遊走法律邊緣和犯罪、財務操作等等。

網路上針對這類商業型雜誌的報導出現了「雜誌產生器」,可以幫這類週刊自動生成一篇篇的商業報導文章,免除了聘僱記者成本。

比較起來,個人認為壹週刊和蘋果日報還算秉持了媒體良心,報導的是讀者要的或應該知道的內容,而且常常更換記者,每篇報導都有獨到特色,而不是像商業週刊這類表面上看似客觀,實際上卻是單方傳遞與美化資本主義中「惡」的價值。細數商業週刊記者群陣容數十年如一日,寫作和報導手法全無新意。

商業週刊的問題,在 2007 年水蜜桃阿嬤事件中顯露無遺。

商業週刊利用不識字的原住民水蜜桃阿嬤向社會催淚募款,實際募款所得則分文未交給水蜜桃阿嬤,反而拿來購買自家出版的生命教材,一部分放到書店中出售牟利,一部份賣給各縣市教育局以合辦重視生命的話劇、推廣活動等等,目的就是為了在政府社會福利預算中分一杯羹。然後讓水蜜桃阿嬤簽署演出與使用肖像等同意書,因為是用作公益,所以分文不付。

商業週刊這些作法,其實和那些以營利為目的企業沒什麼不同,媒體倫理、記者良心、真實報導等,就像打著「不以營利為目的」的企業、「絕對是處女」的 AV 女優一樣,聽聽就好,不能當真。

FC 的讀書會

商業週刊這篇「我的野蠻對手」,也是秉持其一貫傳統,按照公式完成的報導。但是 FC 副總裁看了則大有感觸,於是召集旗下所有公司的主要幹部,開起了讀書會。因為橫跨台灣大陸各地,因此用視迅會議方式召開。

讀書會過程可分成三部分:

一、副總裁的個人心得。把報導內容做個重點摘要報告,就像所有老闆一樣,都是希望自己員工一定要學習三星員工幫公司賺取利潤,但從來不提三星是怎麼給自己員工高薪、彈性工時、優渥福利各種待遇。對自己有利的都說大家一定要照著做,對自己不利的則裝作不知道。

二、副總裁報告他接下來這一年要做的主要工作。事涉公司機密,不便明說。

三、朗讀。讓 FC 各公司副總級以上的幹部站起來,拿著這篇週刊報導,從頭到尾一個字一個字的讀完。

副總裁的心得報告,就是一般讀書會形式,講講自己心得,聽聽看法。不過整個過程只有報告,沒有交流。

未來工作項目則是重點。可以讓公司重要幹部清楚這一年公司工作的重點放在什麼地方。不過時間跨度只有一年,總是感覺像這麼大的集團只關注一年的發展似乎有點奇怪,至少應該是看十年、二十年才對。

最讓人瞠目結舌的,就是要幹部站起朗讀雜誌文章。讀書會開到這種地步,已經不是心得交流了,而是對員工幹部的「馴化」。讓幹部自覺的服從公司任何要求,並且給所有基層幹部和員工看,公司對待高級幹部的態度是這樣,其他基層幹部和員工更該要有警惕。

因為這場讀書會,也觀察出這個集團的敗象。

1. 一個集團公司要長長久久,看的不是一年、兩年的發展,而是十年、二十年。三星的成功,看的也是十年後的景象。怎麼只能說這一年要做的事?只看這一年的營收呢?

2. 人才是要花錢養、要用心尊重、要放對位置。不要以為花大錢找來的人,就可以為所欲為的糟蹋。對人才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等於自己給自己樹立數不清的未來對手。

3. 公司運作是按制度而為,不是憑領導人突發念頭就下令底下人全面的配合,這樣集團大老闆和中小企業老闆有何不同?制度化雖有其僵化一面,但建立制度的彈性是透過不斷的回饋與修正,而不是跳過制度。不要以為繞開制度就是彈性而可以避免僵化,這麼一來,也破壞了制度原來的穩定成長功能,慢慢將組織導向政隨人舉,人去政息的方向,對正常營運反而是致命傷。公司如果不面對與適應各種不同環境刺激與挑戰,也無法正常的成長。

4. 就另一角度觀察,彈性化並非毫無用處。彈性化可以適度的刺激正常運作的組織適應新的變遷。但是彈性化的內容,必須是更簡單、直接的作法,而不是比制度更僵化。與其要重要幹部站起來朗讀文章內容,不如讓他們報告對文章的心得,和對公司有什麼刺激、影響,期許自己未來該如何因應,這些都是對公司具有正面影響的作法。捨此不為,用像宣讀軍人守則一樣的從頭到尾一字不漏的朗讀文章,不但暗示著公司認為幹部在想什麼都不重要,也告訴幹部你做什麼都必須聽老闆的,而不是你想的。抹殺幹部創意,目的是為了建立如軍隊般的上令下達指揮體系,如此一來,又何必開個沒有意見交流的讀書會?徒然干擾原本只需要服從命令的幹部們,現在讓他們不知道是該像原來只要聽令行事就好,還是該多多發揮自己想像力和創意幫公司多想想如何賺錢。

5. 更重要的,看到這集團中各公司重要幹部的態度。大家以應付心態,面對這個讀書會,表面功夫好比以前當兵時為應付長官視察時做的準備,服裝儀容整齊、全體幹部到場聆聽、視迅會議簡報要順暢、簡報文件都要下發到所有幹部手上、打官腔、自吹自纍等等一樣不少。

這樣的組織集團,看不出長長久久的可能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工作.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我的野蠻對手?

  1. 昱棨 says:

    商周就是小說周刊啊 上大號翻翻就可以了 FC是指那個成吉思汗開的公司嗎 ?

  2. 辰冬 says:

    就是他沒錯,帝國敗象已現。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