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添赋不是所有权


老两口把房子分给儿子后反悔  法院判决履行协议

因为觉得儿子儿媳冷落了自己,南京市六合一对夫妇不愿按照当初和儿子的协议,把家里的房子分给儿子。儿子因此将父母告上法庭,要求他们履行协议。近日,南京六合法院审理此案后,判决父母按协议将房子分给儿子。

今年26岁的孙朝阳到六合法院起诉自己的父母说,去年,他经人介绍与苏北女孩张玲确立了恋爱关系,为了婚后能有一个稳定的住所,去年8月2日,经介绍人见证,他与父母达成房屋分割协议,协议约定,父母将坐落于六合区雄州镇的楼房的楼上两间约69平米的房屋分给他所有。然而,现在父母却以自己婚后对他们关心照顾不好为由,拒绝履行协议。经亲戚多次做工作协调不成,他才不得不向法院起诉,要求父母履行协议。

孙朝阳的父母孙林、王琴辩称,因为孙朝阳谈的对象是外地人,他们本来就不太乐意,但儿子非要谈。鉴于这种情况,女方父母及介绍人与他们商量,等孙朝阳结婚时,将楼上两间房屋分给他当新婚用房。但孙朝阳婚后就和老婆长期在外,和他们关系不好,所以他们不同意把楼上的房子分给儿子。

六合法院审理后查明,2006年孙朝阳参加工作后,便将工资收入的大部分交给父母,作为装修房屋及家庭生活之用。2008年,孙朝阳与张玲确立恋爱关系后,遭到了父母的反对,但孙朝阳则坚持与张玲恋爱并结婚。鉴于此,张玲的父母担心小两口结婚后与孙父孙母产生矛盾,要求孙朝阳结婚必须有固定的房屋。后经介绍人做工作,孙朝阳与父母于2008年8月2日签订了如孙朝阳所说的房屋分割协议。因孙朝阳婚后和妻子长期在外工作,很少回家,与老两口感情逐渐疏远,使老两口产生了被冷落的感觉,因此双方出现了隔阂。经调解,双方各持己见,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六合法院认为,位于六合区雄州镇的房屋虽然是孙林夫妻出钱盖的,但孙朝阳作为家庭成员长期居住生活在这里,且自2006年工作后已将自己的工资收入大部分交给父母用于家庭装修及生活支出,孙朝阳对该房屋有添附,对家庭生活有投入,所以孙朝阳可以以家庭成员的身份参与财产分割。为了孙朝阳婚后有固定住所,孙的父母和他达成了房屋分割协议,也反映出孙朝阳是以共有人身份参与房屋分割。该协议的内容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孙林夫妇应履行协议约定,将楼上两间房屋分给孙朝阳所有。因此判决,孙林夫妇位于雄州镇的房屋,其楼上两间归孙朝阳所有,楼下两间及附属平房归孙林夫妇所有。(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

本案判决反映出该案法官对"所有权"与"共有"等物权制度的理解错误。

《物权法》第 9 条明确规定,不动产物权之变更或转让,需经登记始生效力,未经登记者不生效力。

本案原告所请求者为被告履行不动产物权分割协议,此时需视该分割协议是否有效成立。其有效成立之要件,在於原告是否拥有该不动产之所有权。

此处法院采取"添赋",作为原告取得所有权之立论基础。

法院认为,原告作为家庭成员之一,因长期居住生活该处,且将工资收入大部分交给父母用於家庭装修及生活支出,因此从"添赋"角度言之,原告理应为该不动产之所有权人,有权以家庭成员身份参与该财产分割。

本案原告在居住期间的支出,应属於家庭一份子为维系、经营与享受家庭生活的付出,不应视为"添赋"。且所谓"添赋"者,系所有权原始取得之方式之一,非因此即能取得所有权,尚须循动产以交付或不动产经登记等方式,始能确定其所有权。因此只要本案被告在签订房屋转让协议後,未曾向有关机关登记不动产所有权变更,原告即无所有权。

《物权法》第 9 条的规定,并非毫无道理。如果按本案法院采取之"添赋"见解,以後不动产的承租人只要对其租赁物进行装修超过一定时间,也可以向法院请求分割该不动产了。

另外,本案法院采"共有"制度角度来确定原告之所有权。法院之主张,大致如下:因原告对标的物不动产有"添赋",因此原告应为该不动产之"共有人",故原告有权要求分隔该不动产。

盖"共有"制度系以所有权为基础,先有所有权,才有"共有"。易言之,以共有人身份要求分隔财产时,其前提要件需为该财产之所有权人,唯此所有权为"按份共有"或"共同共有"。无所有权者,即无共有人之身份,当然无权要求分割财产。

前已言之,"添赋"为所有权取得方式之一,非因此而有所有权,且原告之付出初始主观上并无"添赋"之意,因此不能以"添赋"确认原告为共有人。

因此,按《物权法》相关规定,本案被告与原告签订房屋分割协议後,若未经登记转让给原告,原告即无取得该房屋之所有权,当然也不能要求被告履行该分割协议。

从原告角度来看,其所有权之取得系基於该分割协议,因此若该协议有效成立,原告当然有所有权。就不动产分割协议言,《物权法》第 37 条也指出有关不动产物权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之合同,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未办理登记者不影响合同效力。第 37 条所确定者仅为合同之效力,并非指合同订约一方自合同成立即能有所有权。若本案分割协议为有效,之後仍需依《物权法》第 9 条规定,动产以交付或不动产经登记方式,其有关所有权之转让始能生效。

本案被告若对该分割协议反悔而不愿履行时,则需承担原告为订约时所为之支出,以及因违约导致原告的其他损失。即便被告承担了违约责任与赔偿原告相关损失,亦无履行分割房屋之义务。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學習.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