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與人性

學生時代有段時間很沈迷在新自由主義經濟學中,用簡單的「理性」概念,就解釋了人的一切行為。

在他們眼中,經濟學中的「理性」就是「自私」,「理性人」就是「自私人」。這裡的「自私」並無道德倫理或應然的意涵在,而是從實然面來描述人的行為。所謂「自私」,就是每個人在當下做行為決定(策)時,衡量利弊得失的過程。依照古典自由主義中的功利主義邊沁(Jeremy Bentham)看法,快樂就是幸福,每個人都會極力爭取個人最大幸福的快樂。這種觀點演變到當代新自由主義經濟學中就變成:每個人所做的行為決定,其衡量利弊得失,都是在牟取個人利益的最大化、損失最小化,社會資源的分配在計入所有人的決定後可以得到最有效率的分配。

這是早期理性主義最喜歡的說法。但是在新自由主義經濟學興起之前,七十年代就有人從心理決策角度出發,發現人在做決定時並非都是理性的,沒有人對事物的掌握是全知全能,在做行為決定時所考慮的因素絕對難以窮盡,事實也不可能窮盡,因此人的理性是有限的。這就是「有限理性理論」創始者賽蒙(Herbert Simon)提出的主張,他並因這個理論獲得 1978 年諾貝爾經濟學獎。

自從有限理性論出來後,就常常被學者們拿來批評新自由主義者。籠統的歸納他們的主張,其實就是簡單的一句話:「人未必都是理性的。」這種說法雖然一定程度顧及到事實面,但卻是很傳統的應然性主張,和當時流行的客觀行為主義論點格格不入。

新自由主義的「理性」觀點,只強調其實然面,應然面則是另外考慮的問題。例如,高速疾駛中的駕駛眼見要撞上馬路中央的婦人時,駕駛當下做出的決定不管結果如何(撞上去還是閃開)都是理性的,問題只在每個人當下的考慮因素不同,因此出現不同的決定結果。至於該不該撞,則由當時社會的價值取向來決定,而這個價值取向也是社會整體的理性決定的結果,並反應在當時的法律規定中。至於持「人未必都是理性」觀點之人,當其認為那些做出「撞上去」決定的駕駛即為非理性的決定,所持者即是應然面的觀點,價值的偏見導致其對新自由主義理論的誤解。

但時當新自由主義發展到一定程度時,自己也面臨到價值偏見的危機了。當中許多學者開始持「市場萬能」的主張,認為市場機制可以解決所有人類的問題。市場機制即是一個社會當中每個單獨的個人在面臨同一種情形時,各自做的理性決定,總和起來的結果。例如,如何將空氣污染控制到人們能接受的最適程度?「人未必理性」論者可能主張,以提高買車稅收限制車輛,或徵收污染稅或加重處罰以減少工業對環境的污染。但是這些措施看在新自由主義經濟學者眼中,認為提高稅收或加大處罰力道並不能真正的控制住空氣污染,反而是社會以補貼方式來降低產業的污染;換言之,社會整體為了降低污染,很可能會要求政府以稅收優惠方式,來彌補產業為降低空氣污染所採取的措施。廠商也會做理性決定,社會上一方面需要其生產的產品,另一方面又不想要其生產過程造成的污染,因此只好以稅收優惠補貼其污染了。所以新自由主義認為,降低污染最好的方式,就是讓廠商自行向周遭居民購買污染權。這樣經由廠商和受污染居民之間的「市場機制」運作下,將可以把污染控制在最適的程度。

當人們自己或社會整體的價值取捨也能用「理性」衡量時,新自由主義的問題就顯而易見了。當他們把人簡化成一個計算利益得失的機器同時,卻忘卻了如何提升人性。如果按新自由主義觀點來看,納粹德國各種泯滅人性的舉措也是理性計算衡量的結果,其失敗如果簡化成盟國和德國間的「市場機制」運作結果,我們如何面對那些在「運作過程」中死亡的無數人們呢?

法國已故左派學者布赫迪厄(Pierre Bourdieu)就認為新自由主義不過是個「自我實現的預言」,其強調個人理性將容易導致人們譴責「受害者」,認為其苦難困境正是其能力不足所致,因為其痛苦現狀也是其個人理性最終的決定,與他人或社會無關。這樣當我們看到一出生就因為母嬰感染愛滋病的嬰兒,看到火災現場中因救難而傷殘的消防人員生活無以為繼,看到企業因景氣困難解雇需要這份薪水養家活口的雇員們,是否能單純的簡化成「市場機制」運作結果呢?

慢慢的,我發現了自己的思想轉折思路。之前一直覺得理性不能完全解釋所有的問題,現在發現到一個缺少價值取向的理性觀,最後將摒除人性。當任何事皆因自由理性而可任意為之時,我們既有的人性也不再獲得尊重。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雜思.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自私與人性

  1. Alex says:

    确实,在我的研究领域之中,沿用经济学「理性人」假设并不能解释人类社会的公益运作情况。至少就不能给予「侧隐之心,人皆有之」的现象一个很完全的诠释。有学者提出「公益人」的假设和「理性人」(其实就是自利人)相对。虽然他的演译和结论我都无法苟同,但是我觉得某种程度上「公益人」假说不比「理性人」假说更不真实。

  2. 辰冬 says:

    其实还是可以解释的。在新自由主义经济学者看来,这些"公益人"心中,也是有其对利益衡量的标准,即他们决定以推动人类社会公益这些举动作为其终身志向时,也是有"利"可图者,不过这个利益内容可能是恻隐之心、可能是心里成就、可能是助人为快乐之本等等的,且其付出而获得之"报酬"远大於不采取公益举动,因此使其投入到公益活动当中。但是这麽解释,却很可能犯了"唯经济论"的谬误,亦即当"理性"可以解释相互矛盾的现象或行为时,那这个"理性"就什麽也不能解释了,特别是一个缺乏价值引导的"理性观"尤其危险。举例来说,历史上猎杀女巫的那段时期,就当时社会政治经济心理等背景来看,做出残杀女巫的决定是"理性的";假定在另一个时空中,人类做出了不得猎杀女巫的决定时,这个决定也是"理性的"。所以"理性"什麽也不能解释,自由主义经济学"理性观"的窘境可想而知。

  3. Alex says:

    公益人也完全可以解释即便是最极端的情况下,私益人其实是考量自己的行为有利於整体才做出自利行为。同样是女巫猎的例子,公益人也可能基於为了「人类的最终正义」而为之,中世纪的女巫在公益人假设下还是可能被合理猎杀。这就是我说「公益人」假设不比经济学的「理性人」假设更不真实的原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