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合同的义务

"坏车修完当新车卖"  法院终审认定合法

周先生花 23.98 万元买了一辆迈腾轿车,保养时发现有维修记录为此起诉汽车经销商要求双倍赔偿经销商称维修属于"出厂准备",修好的车可当新车销售。昨天,市一中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认可了经销商的说法,驳回周先生的诉讼请求。

周先生起诉称,2007 年 10 月 16 日,他从被告北京运通博恩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买了一辆迈腾牌轿车,后来做保养时发现这辆新车竟然有维修记录。"我们向工商部门反映后,他们调查发现这辆车出厂就有问题。"周先生举出调查报告,上面写着该车发动机舱盖有 0.5 厘米凹形损坏,前保险杠、前叶子板有轻微脏物,按照判定该车属于 B 类物流致损车。周先生认为,经销商擅自更换汽车配件,以次充好,还没有告知消费者,属于欺诈行为。

经销商并没有否认更换过汽车舱盖,其认为公司在厂家允许的情况下,购买原厂配件进行更换,属于"出厂准备",不是修理,这一过程不需要告知消费者。

法院审理后认为,运通博恩公司是一家销售一汽大众品牌汽车、汽车配件及汽车大修、总成大修等的专业公司,依据一汽大众公司的规定及授权,运通博恩公司有权对出售前因物流致损的车辆维修,目的是达到一汽大众商品车出厂检验标准,实质上是生产行为的一种延续。据此,法院做出上述判决。

=====

本案看似单纯,实际上牵涉到的法律问题极为复杂,包括:契约义务、物之瑕疵担保责任等问题。以下分别讨论之。

一、债之义务

债之关系,系指债之关系中之一方得向他方请求为特定行为,其核心在"给付",并由此而形成债的各种权利与义务。

在债之义务方面,其主要结构可以这样表示:

债之义务 = 主给付义务 + 从给付义务 + 附随义务

 

以本案之买卖合同为例,当该汽车买卖合同成立时,买方可请求卖方移交汽车并移转其所有权,卖方可请求买方支付价金并受领该汽车,此即双方当事人各自负的"主给付义务"。

从给付义务,系在主给付义务(交付汽车并移转该车之所有权)外,还需承担移交有关该车之出厂证明、维修纪录等文件之义务。

附随义务者,系基於合同的诚实信用原则而承担之义务,例如在汽车买卖合同中,卖方在交付汽车於买方前,需承担妥善保管该汽车之义务。

法律有关此三种义务的规定:

 

 

《合同法》

第 60 条

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附随义务

第 135 条

出卖人应当履行向买受人交付标的物或者交付提取标的物的单证,并转移标的物所有权的义务。 (主给付义务

第 136 条

出卖人应当按照约定或者交易习惯向买受人交付提取标的物单证以外的有关单证和资料。(从给付义务

 

二、物之瑕疵担保责任(质量担保义务)

(一)质量担保义务

大陆法律对"物之瑕疵担保责任"表述为"质量担保义务"。该制度之规定分散於《合同法》与其司法解释当中,《产品质量法》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则为该制度之特别规定。

《合同法》有关"质量担保义务"基本规定,包括:第 153 条、第 154 条与第 155 条,由第 154 条引伸出第 61 条与第 62 条,第 155 条延伸出第 111 条的违约责任,第 112 条与第 113 条则规定了侵权责任,其他规定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 7 条对"交易习惯"的补充规定。

 

 

《合同法》

第 153 条

出卖人应当按照约定的质量要求交付标的物。出卖人提供有关标的物质量说明的,交付的标的物应当符合该说明的质量要求。

第 154 条

当事人对标的物的质量要求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适用本法第六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

第 155 条

出卖人交付的标的物不符合质量要求的,买受人可以依照本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的规定要求承担违约责任。

第 61 条

合同生效后,当事人就质量、价款或者报酬、履行地点等内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以协议补充;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者交易习惯确定。

第 62 条

当事人就有关合同内容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适用下列规定:
(一)质量要求不明确的,按照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履行;没有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按照通常标准或者符合合同目的的特定标准履行。
(二)价款或者报酬不明确的,按照订立合同时履行地的市场价格履行;依法应当执行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价的,按照规定履行。
(三)履行地点不明确,给付货币的,在接受货币一方所在地履行;交付不动产的,在不动产所在地履行;其他标的,在履行义务一方所在地履行。
(四)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履行,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
(五)履行方式不明确的,按照有利于实现合同目的的方式履行。
(六)履行费用的负担不明确的,由履行义务一方负担。

第 111 条

质量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按照当事人的约定承担违约责任。对违约责任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受损害方根据标的的性质以及损失的大小,可以合理选择要求对方承担修理、更换、重作、退货、减少价款或者报酬等违约责任。

第 112 条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在履行义务或者采取补救措施后,对方还有其他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

第 113 条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
经营者对消费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 7 条

下列情形,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合同法所称"交易习惯":
(一)在交易行为当地或者某一领域、某一行业通常采用并为交易对方订立合同时所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做法;
(二)当事人双方经常使用的习惯做法。
对于交易习惯,由提出主张的一方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

 

本案争点在:卖方是否完全履行其买卖合同之义务?卖方是否需承担"质量瑕疵担保义务"?

依《合同法》第 60 条、第 135 条、第 136 条规定可知,买卖合同中三种债之义务需完全履行,缺少其一者,当事人都需承担合同未履行责任。本案之汽车买卖合同订立後,买卖双方负有对等之权利义务关系。在卖方之义务方面:

主给付义务:交付汽车与移转所有权;

次给付义务:移交该车之有关权证、维修纪录等文件;

附随义务:如妥善保管、告知危险事宜、包装等各种义务。

本案当事人周先生在保养时发现其汽车有维修纪录,并经工商部门调查发现"该车属于 B 类物流致损车"。因此当卖方运通博恩公司将车卖给周先生时,且未告知该车已有维修记录,卖方明显未履行其"次给付义务"中之交付维修纪录,以及"附随义务"中之告知该车曾有受损并经维修之事实。故而基於诚实信用原则,卖方理应承担违约责任或侵权责任。

但是法院判决的观点甚为奇特。其并非从买卖合同中双方的权利义务角度进行分析,也不以法律条文规定作为其主张,竟以被告主张的"出厂准备"论点为其裁判依据。由於缺乏对其论证过程的叙述,无从得知法院的判决理由与依据。然而这种论点却存在着严重的缺失。

1. 被告主张之"出厂准备"论点,系认为"维修"属於產品生产過程中之一环。

就制造业角度言,对"生产过程"虽有不同定义,但即使以广义角度言,也未曾将"出售前因物流致损的车辆维修"包括在内。法院采取这种论点,如果不是对制造业的无知,就是对产业界的生产过程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开创并丰富了生产过程理论。

或许法院不认为该车在销售给周先生之前所进行的损害维修会导致周先生之权益受损,所以采被告主张之"出厂准备"论点。但如果周先生在不知该车有维修纪录的情形下,将该车进行质押或转卖时,对该车之估价势必比无维修记录之车减少许多,损害其原本预期应得之利益。

2. 如果法院采取之"出厂准备"论点成立的话,是否表示该车若为"泡水车"时,也可按这种论点只要更换受损之零件後,即可认为"不是修理","不需要告知消费者",这一主张销售该"泡水车"。

3. 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 7 条界定之"交易习惯"言,汽车买卖合同理应交付者为出厂无损坏之新车。若交付者为有维修纪录之汽车(非二手车买卖),也未明确告知消费者,实难认为其符合"交易习惯"。

(二)法律责任

1. 违约责任

当事人未履行"质量担保义务"而承担违约责任者,《合同法》第 111 条按买卖合同中有否约定违约条款规定了两种请求权基础,有约定者依约定(《合同法》第 111 条前段),无约定者可"据标的的性质以及损失的大小,可以合理选择要求对方承担修理、更换、重作、退货、减少价款或者报酬等违约责任。"(《合同法》第 111 条後段)。

本案并未说明双方汽车买卖合同中是否约定有违约条款,原告向法院请求者,首先应依双方买卖合同中约定之违约条款进行;若无约定者,原告依法可要求被告就该车予以更换、退货、或减少价款等方式承担违约责任。

2. 侵权责任

《合同法》第 112 条与第 113 条则规定二种侵权责任。就法条结构上,第 113 条第 1 款系就损害赔偿额度的限制,论理上应为第 112 条之补充规定,却不知是何原因放到了第 113 条中。

(1)《合同法》第 112 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时,经采取相应补救措施後,例如退货(解除买卖合同)、换货、减少价款等方式後,受损一方还有其他损失的,应赔偿其损失。第 113 条第 1 款则规定该损失赔偿额,包括受损失者可预期之利益,但该利益不得超过违约方所能预见之额度。

第 113 条第 1 款系在审酌违反买卖合同时双方应有权益之均衡,受损害一方在取得违约方之补救措施後,如有其他损失者,有权要求违约方赔偿其损失;但违约方承担的赔偿损失额度,并非毫无限度,仅就其违约时可预期之损失为限,且由原告负举证责任。

例如,本案中被告未完全履行其义务,除承担违约责任外(修理、更换、重作、退货、减少价款或者报酬),其他可预见之损失如原告因质押或二手买卖所受之损失,不能预见者如因该损害而导致的意外伤亡事件等。

(2)《合同法》第 113 条规定的侵权责任,其主要构成要件为"欺诈行为",法律效果则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相关规定承担责任。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关"欺诈行为"侵权责任的规定: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第 49 条

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一倍。

 

本案原告即以该条规定为其请求权基础,但适用该条前提要件在判断"欺诈行为"是否成立。

依据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欺诈消费者行为处罚办法》(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令第 50 号),对"欺诈行为"的规定:

 

 

欺诈消费者行为处罚办法

第 2 条

本办法所称欺诈消费者行为,是指经营者在提供商品(以下所称商品包括服务)或者服务中,采取虚假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欺骗、误导消费者,使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行为。

第 3 条

经营者在向消费者提供商品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欺诈消费者行为:
(一)销售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的商品的;
(二)采取虚假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使销售的商品份量不足的;(三)销售"处理品"、"残次品"、"等外品"等商品而谎称是正品的;
(四)以虚假的"清仓价"、"甩卖价"、"最低价"、"优惠价"或者其他欺骗性价格表示销售商品的;
(五)以虚假的商品说明、商品标准、实物样品等方式销售商品的;
(六)不以自己的真实名称和标记销售商品的;
(七)采取雇佣他人等方式进行欺骗性的销售诱导的;
(八)作虚假的现场演示和说明的;
(九)利用广播、电视、电影、报刊等大众传播媒价对商品作虚假宣传的;
(十)骗取消费者预付款的;
(十一)利用邮购销售骗取价款而不提供或者不按照约定条件提供商品的;
(十二)以虚假"有奖销售"、"还本销售"等方式销售商品的;
(十三)以其他虚假或者不正当手段欺诈消费者的行为。

第 4 条

经营者在向消费者提供商品中,有下列情形之一,且不能证明自己确非欺骗、误导消费者而实施此种行为的,应当承担欺诈消费者行为的法律责任:
(一)销售失效、变质商品的;
(二)销售侵犯他人注册商标权的商品的;
(三)销售伪造产地、伪造或者冒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者姓名的商品的;
(四)销售伪造或者冒用他人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的商品的;
(五)销售伪造或者冒用认证标志、名优标志等质量标志的商品的。

第 5 条

对本办法第三条、第四条所列欺诈消费者行为,法律、行政法规对处罚机关和处罚方式有规定的,从其规定;法律、行政法规未作规定的,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第五十条的规定处罚。

第 6 条

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一倍。

 

经营者"欺诈行为"之成立要件,主观需为"故意",客观有欺骗行为,结果导致消费者合法权益受损,另在经营者欺骗行为与消费者合法权益受损之间具有直接因果关系。

就与本案最接近之请求权基础,应为欺诈消费者行为处罚办法》第 3 条(三)或(十三)。如为第 3 条(三),由於被告销售者仍为"正品",并非"处理品"、"残次品"、"等外品",因此无由成立"欺诈行为";如为第 3 条(十三),原告则需举证证明被告(1)有"虚假或者不正当手段",(2)"欺诈消费者的行为",且(3)消费者合法权益受有损失与(4)二者间有直接因果关系。

在诉讼策略上,当原告以"欺诈行为"为其请求权基础时,即负有相当高难度的举证责任,而当其举证未达欺诈消费者行为处罚办法第 3 条要求的程度时,极可能面临其诉讼请求被驳回,并承担败诉後果。

本案之论证分析与判决,理应循此法律思路进行,论证原告诉讼请求是否成立,而非以被告主张为其判决依据。如果法院目的就是要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从这角度论证分析,也比采用被告主张更具有说服力。

3. 违约与侵权之竞合

本案中,被告同时未履行从给付义务与附随义务。未履行附随义务者,原则上不得请求解除合同,仅能於受损害时,依不完全给付规定,请求损害赔偿。因此当原告因此受有损害时,二者发生竞合。

侵权责任之发生系以有人身或财产之损失为要件,就本案言,原告如未因质押或二手转卖等情事,导致其应得利益之受损,此时被告仅承担违约责任,侵权责任则无由成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學習.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