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莫名其妙的扶养

九旬保姆服务50年  法院判决雇主须为老人养老

近日,河南省洛阳市涧西区人民法院宣判一起非家庭成员之间的扶养纠纷案。法院最终以双方扶养关系成立为由,判决一对年逾七旬的夫妇每月向已为其“服务”50多年的九旬保姆支付400元扶养费。

现年92岁的王老太太(1917年7月出生)籍贯江苏沛县,1957年丈夫去世不久后公公也撒手人寰,迫于生计只好将两个未成年男孩留给婆婆,只身到洛阳同乡李工(1933年10月出生)家中做保姆。当时正值大建设时期,知识分子李工夫妇全身心投入工作,家里一切事务均由王老太太打理。过了几年,李工夫妇喜得双胞胎,后来又生了一个女儿,王老太太靠着一颗爱心和两只手把三个孩子带得健健康康,家里井井有条。为此,双方积下深厚感情,李工一家早已把王老太太当作家庭成员,多次答应要替王老太太养老送终。其间,李工将王老太太的户口迁到洛阳并申请了低保,对王老太太老家的两个孩子也关怀备至,先后帮他们参军,老大复员后又出资3万元帮其盖房娶妻。

光阴荏苒,李工的子女学业有成,老大到了一家研究所,老二出国留学,老三就职于深圳一家名企。王老太太依然操劳不已,又将李家好几个子孙一手带大。

天有不测风云,2007年底,李工心脏病住院,老伴患上老年痴呆症,大儿媳也因癌症住院。为照顾李工夫妇,深圳的女儿冬天时把父母接了过去。至此,王老太太虽然衣食无忧,李工大儿子也不时回来探望,生病期间李工夫妇还特意延医求药,雇请保姆照顾她的生活,但王老太太仍然开始为自己的晚景担忧起来:万一李工夫妇先她而去,自己该怎么办呢?

2008年10月,王老太太以李工夫妇嫌其体弱多病、不尽扶养义务为由告到法院,要求李工夫妇每月支付500元生活费和300元医疗费。庭审中,王老太太称李工夫妇多次口头承诺为其养老送终,李工夫妇则辩称从未说过,他们根本没有赡养王老太太的法定义务。

=====

从法律角度看,这是个奇怪的诉求,法院也乐在其中做了个莫名其妙的判决。

一、扶养关系的发生和主体

按扶养关系同时具有身份性与财产性,因此多采法律强制规范以确定扶养关系中的权利人与义务人。亦即,扶养关系必须依照法律规定发生,不允许当事人凭个人意志自行选择或变更。

大陆现行法律有关扶养关系的规定,系以《婚姻法》为中心,辅以各单行法或司法解释,如《民法通则》、《民通意见》、《收养法》、《继承法》、《刑法》等。

需注意者,在大陆有关扶养关系的法律文字使用,"扶养"、"抚养"、"赡养"三者常常混用,《婚姻法》依主体区别三者(同辈之间如夫妻、兄姐弟妹用"扶养";长辈对晚辈用"抚养";晚辈对长辈用"赡养"),但《民法通则》、《刑法》或《继承法》等,则一律统称"扶养"。

《婚姻法》

第 20 条

夫妻有互相扶养的义务。
一方不履行扶养义务时,需要扶养的一方,有要求对方付给扶养费的权利。

第 21 条

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
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
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
禁止溺婴、弃婴和其他残害婴儿的行为。

第 28 条

有负担能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对于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的孙子女、外孙子女,有抚养的义务。有负担能力的孙子女、外孙子女,对于子女已经死亡或子女无力赡养的祖父母、外祖父母,有赡养的义务。

第 29 条

有负担能力的兄、姐,对于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的弟、妹,有扶养的义务。由兄、姐扶养长大的有负担能力的弟、妹,对于缺乏劳动能力又缺乏生活来源的兄、姐,有扶养的义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 218 条

父母子女相互之间的扶养、夫妻相互之间的扶养以及其他有扶养关系的人之间的扶养,应当适用与被扶养人有最密切联系国家的法律。扶养人和被扶养人的国籍、住所以及供养被扶养人的财产所在地,均可视为与被扶养人有最密切的联系。

 

 

依《婚姻法》第 20、21、28、29 条与《民通意见》第 218 条规定可知,扶养关系主体发生在:

(1)夫妻之间;

(2)父母和子女之间;

(3)(外)祖父母和(外)孙子女之间;

(4)兄姐和弟妹之间。

由此可知,扶养关系仅发生在"近亲属"之间,而此"亲属关系"之发生原因,包括:婚姻、血缘、收养。按扶养关系的法定强制性可以推断,除"近亲属"外,不发生扶养关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 12 条

民法通则中规定的近亲属,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

 

 

综合前述,本案原告王老太太与被告李工夫妇之间并非"近亲属","扶养关系"无由成立。因此,依照相关法律规定,被告对其不负扶养义务,其请求无由,应裁定驳回。

二、确认之诉或给付之诉?

由诉讼角度观察,本案原告王老太太之诉求为:"…李工夫妇嫌其体弱多病、不尽扶养义务为由告到法院,要求李工夫妇每月支付 500 元生活费和 300 元医疗费"。由该诉求可知,在原告王老太太的认知中,其与被告李工夫妇间的"扶养关系"已经确定,所请求者为被告履行其应负之扶养义务,亦即每月支付 500 元生活费和 300 元医疗费。因此,该诉之类型系应归类为"给付之诉",非"确认之诉"。

然而法院似乎在处理"给付之诉"前,自行先帮原告完成"确认之诉";亦即,法院的处理过程,先自行确认原被告之间的"扶养关系",再依据该"扶养关系"判决被告履行原告诉讼请求。

盖如前述,"扶养关系"只发生在"近亲属"之间,而亲属关系的发生只有血缘、婚姻和收养三种情形,因此法院必须自行帮原告证明其与被告间具有这三者发生原因之一,若否则无由成立亲属关系。然而由本案案由可知,原告与被告之间,既无血缘,也无婚姻,更无收养,亲属关系完全不成立,因此彼此不负"扶养义务"。但是法院却不知道根据哪个法律规定或原因,且在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情形下,竟然判决双方成立扶养关系。法院可能是看在原告老迈且请求给付金额不大的情形,自行先替原告完成"确认之诉"。但是此举,却破坏了法律安定性和法院裁判的权威性。

其次,多数诉讼具有不同的诉讼标的或请求,难以单一类型予以区分。因此法院必须适当处理当事人的诉讼请求,例如合并或变更。但是无论合并或变更,都必须依照法律规定为之,不得为达特定目的而有枉法或违法之情事。本案中,法院为使原告取得被告之给付,违反了有关"扶养关系"的法律规定,做出违法判决。

三、本案之处理方式

就本案言,原告请求被告"每月支付 500 元生活费和 300 元医疗费",从案由中被告经济情形推测,应非难事;且原被告双方均已老迈,彼此长达 50 年的服务关系,已经培养超出一般雇佣关系的情感。因此法院适当的处理方式,应该就双方进行调解,而非以诉讼方式迫使双方当庭对决。如此既顾及双方情面,也避免做出违法的判决,更节省了诉讼资源。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學習.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法律] 莫名其妙的扶养

  1. Alex says:

    看来在中国执业的律师们专业能力不如其公关能力来的重要呀。反正法院判决和法律没有正相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