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谁的事实?

体检报告直接送交入职单位  法院终审认定不侵权

即将到报社工作的吴女士在入职前被通知到单位定点体检医院——某医疗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属的医院做体检。在一系列检查后,医院将吴女士这份显示有“乙肝病毒携带者”的体检报告,依照双方单位之间的协议,直接交给了吴女士所入职报社的人力资源部。吴女士认为医院的行为侵犯她的人格、隐私权。随即,她将该医疗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告上法庭。近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了吴女士诉北京某医疗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人格纠纷一案,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了吴女士的诉讼请求。

据吴女士起诉称,她于2007年8月6日在某报社办理入职手续,同时被通知到定点体检医院做入职体检。8月14日,她被体检医院通知由于乙肝表面抗原呈阳性需要再次复检。8月15日,体检医院出具体检报告和“主检结论”,并在未经她知晓和同意的情况下,将体检报告直接出具给她所在单位的人力资源部。

由于体检报告中显示“乙肝阳性”的检验结果,以及主检医师所下的“乙肝表面抗原阳性,核心抗体阳性,肝功能正常,乙肝病毒感染,有传染性”等具有误导性的结论,致使人力资源部主管将该报告呈送给她部门领导层定夺是否录用她,直接导致她隐私的泄漏,使她的名誉人格受到了不利的评价和严重侵害。后,她到地坛医院进行再次体检,HAV-DNA化验结果为阴性,并找到北京市疾控中心肝炎室专家进行帮助,最终由地坛医院专家出具权威医学证明,才得以录用。

原告认为,医疗科技发展公司下属的医院在没有事先通知她并取得她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不实的体检报告泄露给录用单位人力资源部门,并且出具的是不实及误导性的结论,直接对她的人格和社会评价造成了严重影响和后果,严重的侵害了她的隐私权。医疗科技发展公司下属的医院违反了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

鉴于体检医院为医疗科技发展公司的下属机构,不具有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资格和能力,所以她将医疗科技发展公司起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医疗科技发展公司违法泄漏乙肝病毒携带者体检结果的行为侵犯了她的人格、隐私权,判令医疗科技发展公司赔偿她精神损失费5万元,要求医疗科技发展公司赔礼道歉。

根据吴女士的诉讼请求,医疗科技发展公司认为,2006年12月31日,他们公司与吴女士所在的报社达成广告互换合作协议,双方商定由他们为报社提供体检卡以置换报社的广告版面资源,也就是他们在报社刊登广告,报社员工凭体检卡到他们公司进行体检,双方均不需要支付对方费用。双方同时约定体检结果由他们公司直接快递给报社。

2007年8月11日,吴女士持体检卡到他们公司下属的医院体检,检查后他们发现吴女士乙肝表面抗原阳性,通过复查后,他们据实出具了体检报告,他们认为此做法没有过错。吴女士按照单位要求持体检卡来进行入职体检,意味着吴女士放弃了对自己身体健康等方面的隐私权的要求,愿意让单位知晓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并且愿意让单位根据自己的健康状况决定是否录用自己。所以他们公司的行为不构成侵犯隐私权,吴女士也没有客观存在的损害后果。

一中院审理后认为,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对未经他人同意,擅自公布他人的隐私材料或以书面、口头形式宣扬他人隐私,致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该案中,吴女士按照录用单位报社的要求,到医疗科技发展公司所属的医院进行入职体检,医疗科技发展公司依据其与报社之间签订的广告互换合作协议,对吴女士进行体检后,将吴女士的主检结论交给报社人力资源部的行为,并非擅自或违法公布他人隐私的违法行为,而是履行其与报社之间的广告互换合作合同义务行为,医疗科技发展公司的行为未构成对吴女士人格权的侵害。吴女士提出关于医疗科技发展公司的行为侵害了其隐私权并对其人格和社会评价造成了严重后果的理由,缺乏事实依据,法院不予采纳。

依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维护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就业权利的意见》的相关规定,用人单位在招、用工过程中,可以根据实际需要将肝功能检查项目作为体检标准,但除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和卫生部规定禁止从事的工作外,不得强行将乙肝病毒血清学指标作为体检标准。该规定系对用人单位在招、用工过程中对体检标准的规范,并非对体检单位规定体检项目的规范,所以吴女士提出的关于医疗科技发展公司下属医院违反有关体检机构不得强行将乙肝病毒血清学指标作为体检标准规定的主张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支持。

=====

我个人对这则法院判决有相当疑问。

1. 法院用语不够精确。

盖"人格权"分"一般人格权"与"具体人格权","一般人格权"系就"具体人格权"进行补充、解释与创造,"具体人格权"中未明确规定者始适用"一般人格权"之规定。

法院认为医疗机构将吴女士体检报告直接交给报社,"是履行其与报社之间的广告互换合作合同义务行为",因此医疗公司行为未构成对吴女士"人格权"的侵害。但是原告主张的是其"隐私权"受到侵害,"隐私权"虽尚未形成法定权利,但诉讼上则被视为"名誉权"而处理,属於具体人格权之一。因此法院在处理上,理应依照侵害"名誉权"的构成要件进行论证,而非迳行判定其"人格权"是否受到侵害。

2. 法院并未直接论证原告之隐私权是否受到侵害。

目前中国大陆有关隐私权保护与侵权构成要件,系规定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之七:

问:侵害名誉权责任应如何认定?

答:是否构成侵害名誉权的责任,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
以书面或口头形式侮辱或者诽谤他人,损害他人名誉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
对未经他人同意,擅自公布他人的隐私材料或以书面、口头形式宣扬他人隐私,致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按照侵害他人名誉权处理
因新闻报道严重失实,致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按照侵害他人名誉权处理。

 

由上述规定可知:

(1)侵害隐私权,视为侵害名誉权处理。

(2)侵害名誉权有四项构成要件:

a. 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

b. 行为人行为违法;

c. 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

d. 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

因此本案中,法院之判决理应就这四项构成要件进行论证,判定被告是否侵害原告"名誉权",而非采取被告的答辩理由,认为被告行为系为履行其与报社之间广告互换合作协议之义务,因此判决其未侵害原告的"人格权"。

3. 就侵害名誉权四项构成要件来分析:

(1)名誉是否有受损害的事实?

就隐私权言,此构成要件应当理解为"隐私是否被公开?"

被告对吴女士体检检验结果,错误的认定其为"乙肝病毒带原者",并迳自将该错误体检报告送交报社之人力资源单位,已经对吴女士与该报社欲成立劳动关系造成不利之影响。被告此举实已将吴女士之隐私公开。

然法院认为,被告此举系履行其与该报社之间"广告互换合作合同义务行为",并"未构成对吴女士人格权的侵害"。这一主张法院并未明确的陈述其论证过程。法院必须提供更坚实的证据证明此一主张,否则就不能排除履行广告互换合作合同义务行为,也有可能侵害到他人之人格权。

(2)行为人行为有无违法?

就隐私权言,系指被告有无"未经他人同意,擅自公布他人的隐私材料"之情形?

本案被告答辩理由认为,当原告持体检卡体检时,即同意"放弃对自己身体健康等方面的隐私权的要求",以及"愿意让单位知晓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并且愿意让单位根据自己的健康状况决定是否录用自己"。

由答辩理由可知,原告和报社之间的劳动关系尚未成立,完成体检系双方签订劳动合同之必要条件。因此,当报社将体检卡交给原告并要求其至医疗公司进行体检时,依照《劳动法》第 17 条规定,必须告知原告当其持体检卡至被告处进行体检时,即同意"放弃对自己身体健康等方面的隐私权的要求",以及"愿意让单位知晓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并且愿意让单位根据自己的健康状况决定是否录用自己"。

第 17 条

订立和变更劳动合同,应当遵循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原则,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劳动合同依法订立即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必须履行劳动合同规定的义务。

 

所以该二项答辩理由应为报社为免责而承担的举证责任,被告并无立场提出。被告应答辩者则为证明其公开原告隐私之行为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具有阻却违法之事由。

有关"乙肝病毒带原者"隐私权之保护,系规定於《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维护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就业权利的意见》之二中:

二、促进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实现公平就业

(一)保护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的就业权利。除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和卫生部规定禁止从事的易使乙肝扩散的工作外,用人单位不得以劳动者携带乙肝表面抗原为理由拒绝招用或者辞退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

(二)严格规范用人单位的招、用工体检项目,保护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的隐私权。用人单位在招、用工过程中,可以根据实际需要将肝功能检查项目作为体检标准,但除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和卫生部规定禁止从事的工作外,不得强行将乙肝病毒血清学指标作为体检标准。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在对劳动者开展体检过程中要注意保护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的隐私权。

 

由该规定可知:

第一,被告行为已经违反相关行政法令规定,未尽保护"乙肝病毒带原者"之隐私权之责。(更何况该"乙肝病毒带原者"系为错误检验之结果。)

第二,被告阻却违法之事由,系其为履行其与该报社之间"广告互换合作合同义务行为"。一如前述,被告未在此阻却违法事由上提供更充分的证据,例如:"广告互换合作合同"中是否有被告将体检报告交给报社时对体检人隐私权免责之规定;是否规定应由报社对来体检之报社员工履行说明之义务等等。因此,该阻却违法事由并不成立。

(3)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

被告违反相关行政法令之规定,未保护原告之隐私权,且无阻却违法之事由,故其间具有直接因果关系。

(4)行为人主观上是否有过错?

就个人的医疗信息之隐私权保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1998]26号)》之八规定:

问:因医疗卫生单位公开患者患有淋病、梅毒、麻风病、爱滋病等病情引起的名誉权纠纷,如何认定是否构成侵权?

答:医疗卫生单位的工作人员擅自公开患者患有淋病、麻风病、梅毒、爱滋病等病情,致使患者名誉受到损害的,应当认定为侵害患者名誉权。
医疗卫生单位向患者或其家属通报病情,不应当认定为侵害患者名誉权。

 

该规定对侵害范围虽限制在"淋病、梅毒、麻风病、爱滋病",而非"乙肝病毒带原者",盖对个人医疗信息之隐私权保护,宜采举重以明轻原则,其范围应包括"乙肝病毒带原者"在内。

被告为医疗公司,故对保护病患权益相关法令之规定应有充足之认识。今未依有关相关法令行事,仅为履行其与报社"广告互换合作合同"之义务,即将错误之体捡报告公开於原告以外之第三人知悉,且该第三人正欲依该报告结果决定是否与原告签订劳动合同,建立劳动关系。故难谓被告无主观上之过错。

4. 法院任对《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维护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就业权利的意见》的认定结果,似乎存有很大误解。

若采法院见解,认为《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维护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就业权利的意见》中有关"用人单位在招、用工过程中,可以根据实际需要将肝功能检查项目作为体检标准,但除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和卫生部规定禁止从事的工作外,不得强行将乙肝病毒血清学指标作为体检标准。该规定系对用人单位在招、用工过程中对体检标准的规范,并非对体检单位规定体检项目的规范",这一主张将使相关劳动权益之保护将形同具文。

盖用人单位可因该主张,一方面利用体检结果进行筛选,使保护"乙肝病毒带原者"之立法宗旨无以实现;另一方面,免除自己"除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和卫生部规定禁止从事的工作外,不得强行将乙肝病毒血清学指标作为体检标准"之义务,并卸责於实行体检单位。法院这一主张,使得法令规定因此判决而出现了漏洞。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學習.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法律] 谁的事实?

  1. Alex says:

    这个判决太荒唐,荒唐到让人肯定的感受到中国司法的不独立性。当宣传中的最後一个公正防线都这样,各地暴动不断就不难理解了。

  2. 辰冬 says:

    所以研究大陆法律实在是乐趣无穷啊~哈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