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专利还是商业秘密?

工程师跳槽带走核心技术挖角公司被判赔偿

受高薪诱惑,携带商业秘密跳槽,给老东家造成巨额损失。记者20日从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获悉,挖角公司四川省绵阳市启明星磷化工有限公司被判停止使用重庆川东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的专利技术,并赔川东公司300万元人民币。

经当地法院审理查明,2007年10月19日,重庆川东化工通过受让方式获得“用过磷酸酸化甲酸钠生产甲酸联产各种磷酸钠盐的方法”专利权,并将该专利与自身原有工艺相结合进行工业化生产,使该公司的制甲酸成本降低7成左右,从而占领该领域的核心竞争地位。

2006年,重庆川东化工原总经理兼副总工程师左建国和原甲酸车间主任唐希勇被四川省绵阳市启明星磷化工有限公司挖走,随即该公司技改上与重庆川东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相通的甲酸和关联产品,并于2007年底正式投产销售,给重庆川东化工造成上千万的损失。

据了解,甲酸是有机化工基础原料之一,广泛用于农药、皮革、医药、橡胶、印染及化工原料等行业。在医药工业上是生产甲硝唑、咖啡因、氨基比林、冰片、维生素B1等重要原料,在农药工业中,甲酸可制取高效低毒农药杀虫醚、粉锈宁,在皮革工业上可以制造皮革的鞣制剂、脱灰剂和中和剂等。

2008年1月,重庆川东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向重庆市南岸区公安局报案,要求追究左建国、唐希勇二人泄漏商业秘密的刑事责任。同年11月,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受理重庆川东化工和四川绵阳启明星磷化工有限公司的发明专利权纠纷一案。

经过近一年的调查取证,2009年7月,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四川绵阳启明星磷化工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使用重庆川东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拥有的甲酸联产磷酸盐的专利技术,并向重庆川东化工集团赔偿300万元。

2009年8月19日,左建国因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罪在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受审,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

1. 由该新闻可知,本案牵涉到两个诉讼:专利侵权和侵犯商业秘密。专利侵权经中院判决已无庸置疑,有问题的是在"商业秘密罪"。

"商业秘密罪"分别规定在《刑法》第 219 条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第 10 条。

《刑法》

第 219 条

有下列侵犯商业秘密行为之一,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以盗窃、利诱、胁迫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的;
(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以前项手段获取的权利人的商业秘密的;
(三)违反约定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的。
明知或者应知前款所列行为,获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的商业秘密的,以侵犯商业秘密论。
本条所称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
本条所称权利人,是指商业秘密的所有人和经商业秘密所有人许可的商业秘密使用人。

 

《反不正当竞争法》

第 10 条

经营者不得采用下列手段侵犯商业秘密:
(一)以盗窃、利诱、胁迫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
(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以前项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
(三)违反约定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
第三人明知或者应知前款所列违法行为,获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的商业秘密,视为商业秘密。
本条所称的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

 

《刑法》第 219 条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第 10 条的规定稍有不同。《刑法》第 219 条定义的是"商业秘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 10 条定义的则是"秘密"。然而无论何者,除范围限制在"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外,二者同时具有四项构成要件:

(1)不为公众所知悉;

(2)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

(3)具有实用性;

(4)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

该四项构成要件,《刑法》第 219 条定义的是四者必需同时存在,才构成"商业秘密罪";《反不正当竞争法》第 10 条的解释空间则很大,可将四者解释为同时存在,也可以解释为前三要件之一和第四要件"采取保密措施"共存即可成立"侵犯商业秘密"。总之,就范围言,《刑法》第 219 条的范围远较《反不正当竞争法》第 10 条要窄。

2. 因此,无论是《刑法》第 219 条或《反不正当竞争法》第 10 条,"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都是充要要件。

什麽是"采取保密措施"?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 [2007] 2 号)第 11 条规定:

第 11 条

权利人为防止信息泄漏所采取的与其商业价值等具体情况相适应的合理保护措施,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三款规定的“保密措施”。
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所涉信息载体的特性、权利人保密的意愿、保密措施的可识别程度、他人通过正当方式获得的难易程度等因素,认定权利人是否采取了保密措施。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在正常情况下足以防止涉密信息泄漏的,应当认定权利人采取了保密措施:
(一)限定涉密信息的知悉范围,只对必须知悉的相关人员告知其内容;
(二)对于涉密信息载体采取加锁等防范措施;
(三)在涉密信息的载体上标有保密标志;
(四)对于涉密信息采用密码或者代码等;
(五)签订保密协议;
(六)对于涉密的机器、厂房、车间等场所限制来访者或者提出保密要求;
(七)确保信息秘密的其他合理措施。

 

由此规定可知,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行为,亦即必须该商业秘密是处於"不公开"的情形。但是这麽一来,本案审理中"侵犯商业秘密罪"的诉求,即有相当疑问。

专利权为权利人独占之权利,其收益受到国家法律强制性保护。为此,专利立法要求将技术公开於世,其目的在"鼓励发明创造,推动发明创造的应用,提高创新能力,促进科学技术进步和经济社会发展"(《专利法》第 1 条)。

所以专利权和商业秘密二者具有不相容的构成要件:专利要求技术公开,商业秘密则要求权利人需采取保密措施。因此,本案中的专利侵权既已成立,若再审理其"侵犯商业秘密罪"者似无合理依据。

3. 可是从诉讼角度来看,这样处理却是合法有据。

本案原告同时采取两种管道救济其权利:

(1)民事上,在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提请"专利侵权"的救济途径;

(2)刑事上,在南岸区人民法院提请"侵犯商业秘密罪"的救济途径。

造成这种不同层级管辖情形,其法律依据分别为:

民事方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 2 条规定:

第 2 条

专利纠纷案件由最高人民法院确定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海事、海商案件由海事法院管辖。

 

刑事方面,大陆刑事诉讼法并未明言"侵犯商业秘密罪"的级别管辖法院。但是由《刑事诉讼法》第 19、20、21、22 条规定管辖范围来看,可以推断出,除上级人民法院管辖以外的其他第一审刑事案件,都归基层人民法院管辖。 

《刑事诉讼法》

第 19 条

基层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普通刑事案件,但是依照本法由上级人民法院管辖的除外。

第 20 条

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下列第一审刑事案件:
(一)反革命案件、危害国家安全案件;
(二)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普通刑事案件;
(三)外国人犯罪的刑事案件。

第 21 条

高级人民法院管辖的第一审刑事案件,是全省(自治区、直辖市)性的重大刑事案件。

第 22 条

最高人民法院管辖的第一审刑事案件,是全国性的重大刑事案件。

 

综上所述,制表如下:


性质

救济途径

第一审管辖法院

专利侵权

民事

中级人民法院

侵犯商业秘密罪

刑事

基层人民法院

 

理论上,无论"专利侵权"或"侵犯商业秘密罪",可以采取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救济途径。但是本案原告则另辟蹊径,利用同一案件依照案件性质(民事、刑事)、管辖层级(基层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法院)的不同规定,采取不同的救济途径,亦即同一案件用两个诉讼处理。

就诉讼技巧来看,此举虽完全合法有据,却也凸显了实体法和程序法的问题:实体法上无法并存的两种权利,在诉讼法上则能找到合法依据都能给予保护。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學習.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