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最高人民法院认可台湾民事判决

今天联合新闻网这则新闻:

包二奶也跑不掉 元配可跨海求償

台灣法院的民事判決,如獲大陸法院效力認可,未來像是因丈夫在大陸包二奶訴請離婚及賠償,丈夫把財產移往大陸,大陸配偶擅自把孩子帶回老家等,將可透過法院的判決,請求大陸法院認可後執行。

法界人士指出,現行兩岸常見的民事糾紛,包括台商在大陸包二奶、在台灣的元配取得證據後向法院訴請離婚、請求贍養費,或向第三者求償的民事官司。

台灣法院判准後,台商老公往往早把財產移往大陸,對大陸的二奶更難執行求償,將來台灣元配可持台灣法院的判決,向大陸法院聲請認可後執行。

此外,不少大陸女子嫁來台灣後,後來因在夫家適應不良,她擅自把小孩帶回大陸,引發不少監護權官司,將來兩岸法院互相認可判決情況,同樣有助弭平這一類司法爭議。

 

之所以有这则新闻,系因为今日大陆最高人民法院公告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认可台湾地区有关法院民事判决的补充规定》。最高人民法院的这份司法解释,根据中国法院网"维护两岸同胞合法权益 促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这则新闻指出,系依据2009年4月26日海基会海协会於南京签署之《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为执行其中有关两岸"相互认可及执行民事裁判与仲裁判断(仲裁裁决)"所致。

不过,从时间上来看,发现一个有趣的地方,海基会与海协会双方协议於4月26日签定,但是这份司法解释却是3月30日通过、4月24日公告者。可见该司法解释於双方协议签定前即已经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并公告之,所以要说是为执行该协议内容,有点牵强。但也可以推测,该司法解释可能之前早以拟好只是未开会通过而已,刚好利用这次第三次江陈会机会,事先得知了双方幕僚确定的会议结论,因此先予通过公告之。

这也看出,大陆政府在处理一些事务的效率与弹性,确实令人叹为观止。该延後办理者绝不提早解决,该早日解决者绝不拖泥带水,这是大陆政府上上下下各层级官员经过多年修练的官场功夫,值得借鉴参考。

回到一开始的新闻内容。在5月14日大陆最高人民法院通过这份司法解释後,台湾的新闻界与司法界有不同的反应。司法界比较冷静,认为需要再进一步深入观察,才能充分掌握该司法解释的实际运作情形;但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新闻界却喜欢用夸大标题吸引读者眼光。为了市场,夸大内容原本无可厚非,但如果提供错误讯息,就可能误导读者了。

这则新闻中就透露出台湾新闻界对大陆法律与司法的"无知"。因为要能取得大陆人民法院认可的民事判决,不是容易的事。

该司法解释为"补充规定",补充1998年5月26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认可台湾地区有关法院民事判决的规定》这份司法解释者,除了明白确定台湾民事判决效力等同人民法院判决效力外,还扩大原先认可的民事判决内容,例如商事、知识产权、海事以及非讼事件等,另外也将申请时效由原先的一年延长为二年。"补充规定"与1998司法解释有相同者,以"补充规定"为准,但在真正申请时,二份司法解释同具效力。

在1998年司法解释中,即明白指出,台湾民事判决欲取得大陆人民法院认可者,必须符合以下条件:

第四条

申请人应提交申请书,并须附有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的台湾地区有关法院民事判决书正本或经证明无误的副本、证明文件。

 

第九条

台湾地区有关法院的民事判决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裁定不予认可:
(一)申请认可的民事判决的效力未确定的;
(二)申请认可的民事判决,是在被告缺席又未经合法传唤或者在被告无诉讼行为能力又未得到适当代理的情况下作出的;
(三)案件系人民法院专属管辖的;
(四)案件的双方当事人订有仲裁协议的;
(五)案件系人民法院已作出判决,或者外国、境外地区法院作出判决或境外仲裁机构作出仲裁裁决已为人民法院所承认的;
(六)申请认可的民事判决具有违反国家法律的基本原则,或者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情形的。

 

当中第九条最重要的只有第6款,其他五款都是诉讼程序问题。另外在《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中也提到:

十、裁判認可

雙方同意基於互惠原則,於不違反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之情況下,相互認可及執行民事確定裁判與仲裁判斷(仲裁裁決)。

 

重要的实质问题都用"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违反国家法律的基本原则"或者"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这一类具有很大解释空间的词句。问题是两岸许多法律纠纷都是出在如何认定这一类实质问题上。

举例言之,单是在"公共秩序与善良风俗"认定上,两岸就有极大的差异。

一开始的新闻中提到,向婚姻关系中第三者请求损害赔偿问题,两岸司法就采完全不同的立场。台湾将婚姻关系中的外遇者与第三者视为共同侵害无过失一方的权利,因此被害人可以单独向第三者请求损害赔偿(见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第一册之〈干扰婚姻关系之侵权责任〉与《侵权行为法》)。但是在大陆司法界并不支持这种单独向第三者请求损害赔偿观点,无过失一方只能以此为理由请求与外遇者离婚并损害赔偿。

此外,台湾知识产权案件由於牵涉到民事、刑事、行政等领域以及专业性,因此专属智慧财产法院管辖(台湾称知识产权为智慧财产权),不归一般民事庭处理。但是在这补充规定的司法解释中,仍将台湾的知识产权案件视为民事案件。换言之,一份跨领域的台湾智慧财产法院判决,拿到大陆人民法院寻求认可,这时是全部认可还是只认可当中民事部分?如果台湾智慧财产法院判决中,刑事或行政部分违反前述规定,但民事部分未违反,又该如何处理?

由上可知,新通过的司法解释其实能发挥的功能相当有限。首先,欲取得人民法院的认可有一定难度;其次,从实际运作面来推测,其能解决者多为单纯的民事与损害赔偿案件,至於复杂的民商事纠纷或知识产权案件,最好还是到大陆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较能获得保障。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學習.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