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 抛弃所有物的权利


民法王利明主编中国人民大学2008年版的《民法》(第4版,"21世纪法学系列教材")第105页,出现这麽一段文字:

"形成权依其效果可分为影响其他人的形成权和不影响其他人的形成权,前者如合同解除权,後者如抛弃所有物的权利;…"

这段话里,有几个问题可以思考一下:

1. "抛弃所有物的权利",会不会影响其他人,要看抛弃的是何种权利。有的权利会影响其他人,如公同共有物的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等;有的不会影响其他人,如所有物的所有权。不能只是简单的将"抛弃所有物的权利"归类为不影响其他人。

2. 如果抛弃的是"所有权",能否以此作为他人以占有取得该物权利的立论依据,仍不无疑义。因为"抛弃所有物的权利"中,其行使之形成权,仅是确定该物自抛弃意思表示生效时起,即为无主物。确定无主物的同时,不表示先占原则可据以实现。

3. 形成权的行使,无论何种形成权,在诉讼上的相对人都有抗辩权的存在。当对不特定公众表示抛弃所有物之权利时(这里指所有权),某特定人以先占取得该物之权利时,应由何人行使抗辩权?

4. "抛弃所有物之权利"之形成权,是否为形成之诉的客体?形成之诉,系由法院判决以确认法律关系的发生、变更或消灭。就"抛弃所有物之权利"之形成之诉,即在确定该物之所有权归属。但如此一来,与《民事诉讼法》中的认定财产无主程序,又有重叠之处。且二者对最终无主物的权利归属,有可能出现冲突。例如,在抛弃所有物之形成之诉中,可能决定由占有人取得该抛弃物之所有权,但是在认定财产无主程序中,即可能判决该无主财产为国家所有。由此观之,"抛弃所有物之权利",此形成权之行使,似乎不能为形成之诉的客体。

 

参考文章:
[法学] 遗失物的所有权
[法律] 著作权能否适用《民事诉讼法》认定财产无主案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學習.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