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要约到达受要约人时生效”是什么意思?

问题:

《合同法》第16条规定“要约到达受要约人时生效”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是"要约"?

解析:

如果要精确解释何谓"要约",这里即牵涉到"意思表示"生效时机,但是因为现行《民法通则》、《民通意见》、《合同法》等,都未就"意思表示"有法定规定,所以只能从实质面,亦即合同订约双方当事人对等的权利义务关系来解释,而无法单就法律规定来解释。

《合同法》第14条规定,要约是以订约为目的之意思表示,但翻遍相关法律与司法解释,目前是找不到如何确定意思表示生效的法律规定,也就无从将意思表示规定适用到要约之上了。

以台湾民法规定进行比较。台湾《民法》指出,要约是以订立契约为目的之意思表示,因此要约可以适用《民法》有关意思表示规定。台湾《民法》第93条规定以对话方式的意思表示,以相对人了解时发生效力;第94条规定以非对话方式的意思表示,以通知到达相对人时发生效力。故此处即可将"要约以到达相对人时发生效力"相结合,而有明确之解释。

然就大陆《合同法》第16条规定言,"要约到达受要约人时生效",即跳过意思表示层次,直接将意思表示之生效规定为要约之生效。其可能原因之一,即在於大陆民法体系中,采取的是"民事法律行为"而非"法律行为"之定性。法律行为系由"意思表示"与"法律效力"二者构成,二者各有其成立条件:在"意思表示"中,需具备"当事人"、"标的"与"意思表示",任何人只要有这三者皆能做意思表示,至於有效与否则不过问;在"法律效力"中,当事人需有行为能力,标的需可能、适法、确定、妥当,意思表示需健全。唯有二者兼具,该法律行为方能在法律上发生法律效力。但是大陆采取的民事法律行为,则直接以法律效果作为其生效要件,意思表示则仅作为辅助说明,例如要约与承诺仅说明其为意思表示,而不深究其意义。两者只是价值取舍问题,而无优劣之分。

回过头来看"要约到达受要约人时生效"这个问题,亦即该法律规定之前提,已经认定"要约"这个"意思表示"的本身即是健全者,是由有行为能力的人所做者,并有适法妥当之标的。当该"要约"到达受要约人时,该要约即为生效,这里所说的"生效"并非指"要约"本身的效力,而是该"要约"对"要约人"具有了约束力,剩下只等合同当事人另一方是否做出"承诺"了。在此情形下,排除了"有瑕疵"要约的可能性,例如不能对无行为能力人之"要约"做出"承诺",而限制行为能力人发出的"要约"必定已取得其法定代理人之同意等。

相关文章:
法律行为(一)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學習.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