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商标法中的”善意取得”

问题:

《商标法》第16条第1款定:“商标中有商品的地理标志,而该商品并非来源于该标志所标示的地区,误导公众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但是,已经善意取得注册的继续有效。”这个善意取得跟物权法中的善意取得是一个意思吗?

回答:

《商标法》第16条但书规定的"善意取得",为前半段"禁止规定"的例外规定。在这里的"善意取得"意义,并非指基于物权行为有效的取得物之所有权,而是因为历史因素,对于以往已经取得注册的商标或驰名商标,当中使用的"地理标志",但其商品却非来源于该标志所标示的地区,以法律方式溯及既往的承认。

因此,《商标法》这里的规定,很可能只是立法者文字使用上的问题,未考虑到知识产权的特性。知识产权为"特许权",在专利与商标尤为明显,其权利系为国家所特许,具有单一排他性,故而采"注册保护主义",未经注册者,则不予以保护。即使像采"创作保护主义"的著作权,其保护的对象为expression而非idea,但是保护的expression仍须为法定权利(广义的法定权利),超出法定权利范围或无法纳入法定权利范围的,国家也无法给予保护。因此物权中的"善意取得"制度,是否能适用在知识产权上,则有相当疑义。

善意取得,是指让与人与受让人之间就动产或不动产之交付,即使让与人无移转该动产或不动产所有权的权利,但受让人仍可以其善意而取得该动产或不动产的所有权(动产为交付,不动产为登记)。因此,善意取得为所有权的原始取得方式之一,所取得的不仅是"物"也包括"权利"。但在知识产权中,经由善意取得之物,不能取得该物上的知识产权。例如,善意取得某本书之所有权,不表示能取得该书之著作权;善意取得某名牌服饰,不表示能取得该名牌之商标权。故而,在知识产权中,善意取得制度的适用,有其限度;亦即,仅适用于该知识产权所附着的物,而不能及于该物上之知识产权,否则知识产权的保护制度,将为之崩解。

然而,需要区分者,为不动产之善意取得的登记,与商标权或专利权的登记制度,是否有所不同。不动产的登记,具有绝对性的效力。该登记效力,除标示其具有绝对排他独占的权利之外,也包括所有人的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等权利。但是商标权或专利权的登记,仅为标示其权利之归属,当其满足一定条件或经过一定期限后,例如专利超过保护期后进入了公有领域,商标演化出第二涵义之后,这时任何人都能使用而不构成侵权。因此,商标权或专利权的登记,仅具有相对性,具有对抗的效力,非表示权利人因此拥有绝对性的权利。

相关文章
著作权能否适用《民事诉讼法》认定财产无主案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學習.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