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台灣]智慧財產法院相關新聞

智財法院  決冗長審理弊病

台灣今年七月成立智慧財產法院,專責審理智慧財產權案件,並透過將刑事、民事、行政訴訟合而為一的「三合一」審理制度,解決昔日智財案件冗長審理弊病,讓承審法官兼辦三類案件,處理相同案情的上訴、抗告或行政訴訟事件,維持同一見解,加速審判,增進效率。

台灣的訴訟制度採公、私法二元體制,民事、刑事、行政訴訟分軌並行,分別有各自管轄法院,同一智財權客體發生爭訟,可能發生智財權有效性的行政訴訟,也可能涉及侵害智財權損害賠償的民事訴訟,分別由不同的民事法院和行政法院審理。

如以專利權侵害民事訴訟為例,一旦涉及專利權有效性爭議,民事法院可能因當事人提專利權已繫屬行政法院抗辯,須停止訴訟,待專利權有效性爭議確定,不僅官司纏訟多年,更有可能造成判決定讞時,專利權產品可能無法在市場競爭,無法保障研發人所投資心力和經費。

有鑑於此,司法院創立「三合一」審理制度因應,涵蓋專利法、商標法、著作權法、營業秘密法、光碟管理條例、植物品種及種苗法等智慧財產權法令以及公平交易法。涉及智財權的第一、二審民事案件;第二審刑事案件以及第一審行政訴訟案件,全部納入智財法院管轄。

也就是說,智財法院把刑事、民事、行政訴訟合而為一,法官兼辦三類案件,並處理相同案情的上訴、抗告或行政訴訟事件,維持同一見解。

另外,審理法還引進「法官自為認定(智慧財產)IP 有效性」,若當事人主張專利權人的損害賠償權不存在、或請求被告不可以妨礙原告繼續製造或販賣產品,甚至是仿冒商標的刑事被告主張商標權有瑕疵等IP有效性爭議,法官都可以自行認定,不須停止程序。

不過,法官對IP有效性認定,效力僅及於案件內,法官若「認定」IP無效,不等於真的無效,若要使IP真正被撤銷或廢止,仍須靠行政程序最做後確定。

為防止當事人在訴訟中斷斷續續提出新的有效性抗辯資料,拖延訴訟,司法院強調,若沒有在第一審或準備程序時提出資料,不可以在上訴審、或是準備程序後的言詞辯論提出;如行政程序已認定IP有效性的舉發或評定不成立確定,也不可以再到智財民事訴訟主張。

上智財法院  營業秘密不外洩

台灣今年七月成立智慧財產法院,希望與全球接軌共同保護智慧財產權,值得注意的是,智慧財產案件審理除使用民事、刑事及行政訴訟案件「三合一」訴訟制度,並參考日本法制,引進秘密保持命令等特殊審理機制,讓企業營業秘密在不外洩前提下,保障當事人訴訟權益。

司法院表示,智財案件訴訟過程中,因案件經常與獨有發明或產品製造細節有關,牽涉企業營業秘密。為兼顧相對人訴訟權與保護營業秘密持有人,審理法引進日本「秘密保持命令制度」,讓相對人僅能在訴訟中閱覽營業秘密資料,受理訴訟的法官等也應盡保密義務,否則須負刑事責任。

以世界知名「可口可樂」為例,獨家配方擁有七百多億美元的商標價值,當然要盡量避免秘方外流。因此,智財訴訟案件進行時,若不解決企業秘密外洩爭議,勢必使訴訟無法順利進行。

根據司法院民事廳法官李維心解釋,甲公司研發的A技術已獲經濟部智財局頒發專利證書,後來發現乙公司販賣C產品,涉及侵害A的專利權,因此向法院提起訴訟。訴訟中,乙公司抗辯產品是以特別方法製造,屬於營業機密,為了訴訟兩造的權益,是否應該公開?

所謂「秘密保持命令」制度,是指證據等訴訟資料涉及營業秘密者,秘密持有人可向法院聲請秘密保持命令,使秘密文件只有承辦法官與書記官可以接觸。至於受秘密保持命令的人,不得將秘密作為訴訟以外用途,或向未受秘密保持命令的人公開,避免影響秘密持有人原本的營業活動及商機。

不過,若受秘密保持命令的人可證明在秘密保持命令聲請前,已透過其它途徑取得或持有秘密者,就不受秘密保持命令的限制。

依照秘密保持命令制度,相對人僅能在訴訟中閱覽營業秘密資料,不得洩漏,違反者將負刑事責任。至於受理訟爭案件的法官、技術審查官、書記官、檢察官等,須依法盡保密義務。

而所謂營業秘密,依審理法規定,是指符合營業秘密法所定營業秘密規定內容,包括方法、技術、製程、配方、程式、設計或其它用於生產、銷售或經營等一般同業不知道的資訊,須具有實際或潛在的經濟價值,才能夠主張是「秘密」。因秘密保持命令伴隨著刑事罰制裁,法院對於是否符合營業秘密應採取嚴格解釋。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從2005年成立智財法院以來,只有一件聲請秘密保持命令案例,最後仍以和解收場;李維心認為,秘密保持命令像是一顆定時炸彈,受秘密保持命令的人須確保營業秘密不外洩,但風險相當大,訴訟雙方往往也避免使用。

有鑑於此,若訴訟當事人須聲請秘密保持命令,最好一開始就確認訴訟代理人、由誰來接受保密命令,避免若聲請人分階段提出保密,可能因相對人不同而造成洩漏營業秘密風險。

此外,智財法條的另一項創舉「法官公開心證」,讓當事人在判決前能夠明白法官掌握技術問題的程度,包括向訴訟當事人確認爭點、告知哪部分案情還欠缺證明,以及指明階段性心證與法律見解,讓當事人可以衡量是否再主張其它事項或聲請調查證據,希望避免無意義爭訟,尋求和解可能。

在「審理模式」部分,也是使審理程序順利進行的方式之一,司法院訂定「審理模式」供法官與當事人參考。而在具體個案中,法官斟酌案件內容與訴訟雙方提出有利自己事實與證據,訂出案件須調查的內容、順序等進行時程的「審理計畫」,若當事人沒有配合進行,可能失去提出有利於自己的事實與證據的權利。

智財法院成立  升台灣競爭力

資訊科技不斷推陳出新、商業流通快速,使智慧財產權保護成為全球經濟發展和自由貿易中不可忽視課題,台灣因此於今年七月成立智慧財產法院,期透過專業審理及訴訟效率,提升台灣在智財權保護的國際競爭力。

台灣在2002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WTO),受「與貿易有關的智慧財產權協定」拘束,也影響並加速設立智財司法機關。司法院從2004年起積極籌設智財法院,並蒐集德、日、美等國家資料,完成相關草案規劃。

去年三月,立法院通過「智慧財產案件審理法」、「智慧財產法院組織法」,明定智財法院審判事務包括與智財權有關的民事、刑事及行政訴訟案件,以「三合一」訴訟新制,企圖解決智財案件審理期間冗長問題。

司法院民事廳法官李維心表示,以前商標、專利等智財權被定位在須經申請、核准的特許權利,因此不論權利的賦與或剝奪,都需由行政專權處裡,一旦民、刑事訴訟發生智慧財產(IP)有效性爭議,就只能停審,必須等行政訴訟結果,造成訴訟爭議長達三到四年。

因此,設置智慧財產法院目的,希望促進審理效率,避免法院審理案件中途出現爭議事項,必須停審,致訴訟無限期拖延。另也藉累積審理智財案件經驗,促使法官專業化。

智財權案件經常牽涉重大經濟利益,其中涉及糾紛也層出不窮,往往造成貿易障礙,除有賴國際條約規範,最終仍須仰賴司法機關定奪,因此成立智財法院便成為各國尋求的解決之道。

如參酌國外經驗,德國於1961年成立「聯邦專利法院」,管轄範圍包括專利、商標、植物種苗有效性爭議,特別注意的是,法院設立了第一專長為科技、理工、且通過法律考試的「技術法官」,與法律法官共同審理案件,連帶影響日後的智財法院採用技術法官或類似制度。

因應國際環境和經濟局勢的變遷,亞洲各國近年來也陸續成立智財法院,包括韓國 (1998年)、泰國(2000年)、新加坡 (2002年)等,與台灣鄰近的日本也在2005年成立「知的財產高等裁判所」,至於歐洲共同體,也預計在2010年成立歐洲專利法院。

智財法院院長高秀真表示,台灣智財審理制度為參考日本法制所訂定,初期將配置八位法官,並經四個月、總計三百七十四小時訓練,再輔以嚴格考試和論文審查、遴選,預估一年受理案件數為兩千五百件到三千件。

另外,智財法院的重點特色是專業集中審理,除向經濟部智慧財產局借調九位具有科技、機械、生化、醫藥等專業背景的資深技術審查官,輔助法官審理案件,未來不排除引用將專家諮詢機制,補技術審查官的不足,期待幫助台灣從製造國轉型為商品智財控制國。

智慧財產法院組織法

智慧財產案件審理法(含施行細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