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胎儿生命权?

单就"胎儿生命权"来看,应该是《刑法》49的法律解释上的问题。

《刑法》第49条
"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的人和审判的时候怀孕的妇女,不适用死刑。"

当初立法时,这条规定目的原本是为了保护怀孕的妇女。但从"为什麽"审判的时候怀孕的妇女,不适用死刑角度来思考,胎儿应该是有生命权。因为该怀孕的妇女是已经犯了应当判死刑的罪,不过因为"怀孕"这项中介变数,使得法院不能判其死刑。

推理式的过程如下:

原本的推理式为:

If A, then B.

"如果妇女犯了应当判死刑的罪,所以法院应当判其死刑。"

现在多了个"怀孕"这个中介变数(intervening variable)(注),使得该推理式变为:

If A but C, then -B.

"如果妇女犯了应当判死刑的罪,但是在审判时候妇女怀孕了,所以法院不能判其死刑。"

所以需要思考的是,为什麽妇女"怀孕",而可以免除被判死刑?如果从保护妇女角度,似乎无法理解。因为犯了应当判死刑罪的人就是该妇女,法律怎会保护一个在法律上应当判死刑的人呢?但是如果从这条规定,不仅是保护胎儿的生命权,也是保护该怀孕妇女的生命权角度来思考,但是从保护"胎儿生命权"的角度来思考,就可以理解这条文的规范目的,以及後续的司法解释中为何规定即使该怀孕妇女後来无论是"自然流产"或"人工流产"都不能适用死刑的原因。亦即,法律因为要保护该怀孕中的生命,就必须保护怀孕该生命的母体,因此对该应判死刑的妇女与其怀孕中的生命,给於同样的保护。即使後来,该怀孕的生命因为变故而消失,但因为法律已经保护了该妇女的生命,没有正当的理由就不能再剥夺其生命。

换言之,妇女之所以不能判死刑,是因为"怀孕"这项事实,而女性怀孕表示孕育一个新的生命,因为这个新的生命并未参与该妇女的罪行,故其生命的机会不应受到剥夺,所以影响法律规定不能剥夺孕育该生命的母体。但因为母子同命,因为该"怀孕"事实,得以免除该妇女在法律上应判之死刑。

从这角度来看,大陆《刑法》49对"胎儿生命权"的保护力度相当高。一方面对於胎儿生命权,只要当卵子受精时,就受到保护,而不需要等到胎儿成形或出现心跳时,才予以保护;另一方面,也对怀孕该胎儿的妇女,给於生命权的保护。

不过这样想,可能太过激进,也超越当初本条的立法目的了….

注:中介变数(intervening variable),系自变数(independent variable)需透过中介变数,方能影响因变数(dependent variable)的变化。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學術.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