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立与依存

s2848116 我是到了《无主的力量》这篇故事时,才真的喜欢上这部小说。安东与科斯佳之间的友谊与悲剧,用古龙小说”你最好的朋友就是你最大的敌人”这句名言形容尤其恰当。我最喜欢的还是安东和拉斯之间的交情,这段也是这系列小说第一次让我边看边笑的情节。拉斯典型的俄罗斯男人个性,天真又单纯,给我的阅读带来极大的乐趣。

仔细分析《守日人》这系列小说,一如书中所描述的"黄昏界"系由多层次所构成,大致有以下几个层次:一个是奇幻小说人物的设定,魔法师、吸血鬼、变种人、狼人等等,存在欧美各种典故与民间传说之中,也是现今最流行的游戏角色;第二层次是小说的形式,包括动作、侦探、爱情等各种表现形式;第三层次则是俄罗斯文学的传统核心-人性的辩证。

或许是受哈利波特的启发,作者从当代流行的奇幻小说、游戏里建构起小说的角色与世界。在人类世界中,存在着一些具有超能力的人,称之为”他者”。”他者”分为光明与黑暗两个阵营,彼此对立与制约。许久之前,光明和黑暗间发生许多纷争,造成彼此重大的伤害,因此双方建立起”和约”和”巡查队”(光明阵营的叫”守夜人”,黑暗阵营的称”守日人”),以约束和监督彼此的行动。另外,还有一股不同于黑暗与光明的力量,”宗教法庭”,”宗教法庭”掌有超出光明与黑暗的力量,负责执行”和约”,并对双方阵营”违约”的行为和人物进行裁决与处罚。

s2376492 在角色建构上有魔法师、变种人、吸血鬼等,玩过电脑游戏的读者可以充分掌握到其内涵特质,就是游戏中”职业”的翻版。但是,不同于游戏者,在于这系列小说的每个角色,并无选择"职业"的机会,当然也没有”转职”或”兼职”的可能了。每个”职业”又分为不同的等级,升级原因不一,除了经验值外,还包括角色本身的特质。每个”他者”都来自于人类,人类中具有”他者”潜质的人,需要通过由正式”他者”的”激发”这道过程,才能成为”他者”。成为他者之后的第一个选择,就是选择光明与黑暗阵营。小说里的设定为已经成为”他者”者,不能干涉新进”他者”的选择。如果一方意图使新进的”他者”,成为自己阵营的成员,这时宗教法庭为维持平衡,则会允许另一方也可以拉进同等数量的新进”他者”,或者消灭相同数量的对方阵营的”他者”,或者完成之前一直不被允许的目的。

决定新进”他者”选择的因素,主要在于其个人主观的体验与价值的认同。光明阵营为人类群体的利益服务,强调牺牲与奉献,必要时可以牺牲个人以维持整体的利益。黑暗阵营则认为个人利益大于群体利益,强调自由与自利,个体的自由高于一切。从这种角色与世界的通俗设定当中,作者开始了他对人性的探索。

作者将这些元素结合起来,用当代流行文学的包装,试图传达的仍是文学中最主要的辩证问题,对人性的探索。这一问题,在各篇小说中,从角色之间的对话中,都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作者的企图心。或许因为翻译的因素,很多作者要表示出的意念,不是很容易的让读者接受。但是凭藉过去所读的俄罗斯文学作品,例如托尔斯泰、杜斯妥也夫斯基等,仍然可以理解作者要陈述的观念,以及对人心问题的探讨。

s2909573 这种人类世界、他者世界的对立,光明阵营与黑暗阵营的对立,他者与宗教法庭的对立,一连串的二元冲突构成这系列小说剧情发展的背景。表面上的对立,虽是生死相搏,但却是彼此相互依存的前提。没有光明,就没有黑暗;没有人类,就没有他者;没有他者,就没有宗教法庭。个体人物间的冲突,生存与死亡的搏斗,放在大环境的角度下检视,越显其讽刺意义。也因为如此,科斯佳为了打破人类与他者蕃篱,重建平等世界的理想主义作法,看在他者眼里却是如此的"大逆不道"!

作者对人性的探索,主要集中在两方面。第一个是以西方文学里的宗教观为出发点,从性善与性恶的对立开始探讨其中的矛盾性与对立性。作者试图表明,人类无法依其人性中的善与恶作绝对的划分,各种政治体制、法律约束、宗教信仰等各种制度的建立,有其认识论上的缺失,无法圆满解决人类所面对的各种问题。但也不能因此而否定这些制度存在的意义,正因为人性本身的缺失,方能体现出这些制度的价值。人心是无法掌握的,人性是无法追根究底的,但没有外在制度上的制约,人与人间的相处,则容易归于空虚与幻灭,反而给人类带来更多的悲剧。

作者另一个出发点,则是人类的群体性与个体性之间的冲突。他者与他者之间,他者与人类之间,一开始的关系是对立的。这种对立性,造成人与人之间的异化与孤立。但是作者对此提出质疑,从第一部《守日人》开始,几乎每一篇都在对这问题进行不断的质疑与探索。如果人与人之间除了绝对的差异外,那人类的选择还有何意义?作者对此的答案似乎在于,一方面肯定人类的选择自由,一方面也强调人与人间的相关性。个人的价值是在他人也存在的前提下,方具有意义,即使脱离群体将自己孤立起来,最终仍会回归群体中,寻找自己的价值。人性中这种对群体与个体的矛盾性,在《无主的力量》的科斯佳身上,充分表露无遗,也因为这种特性,科斯嘉的死才具有相当强的悲剧性,获得读者更多的同情。(这里不得不怀疑,作者在这段中篇小说引进的拉斯与罗曼这对宝贝朋友的剧情,似乎在冲淡科斯嘉死亡所带来的消沈。)

许多年未曾接触过俄国文学,这次是一次新的尝试,也是新的发现,更是新的阅读欣喜。

附注:台湾出的繁体版本,共四本,已经出版完,称为:"夜巡者"、"日巡者"、"幽巡者"和"终巡者"。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圖書.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