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選舉制度


複習一下以前念政治學的選舉制度…
 

2008年台灣立法委員選舉結果出爐了。就實際得票數來看,雙方基本盤沒變,但是反映在立法院各政黨所得席次上,確有相當的差異。之所以有此懸殊,其中原因還是在"單一選區制"上。

 

之前「單一選區複數代表制」,以候選人為取向,保障了小黨與少數意見的候選人。候選人的個人魅力就比較重要的地位,他只要掌握到關鍵的選票就可以當選,不必尋找選區中多數的意見。因此可以看到候選人發表各種極端的政見,原因就在於他掌握到這關鍵少數的意見,幾乎篤定當選,根本不必考慮選區中大多數選民意見與需求。本來民進黨候選人的背景,多數是靠自己和派系的力量,在配合這種選舉制度,立院席位才能不斷的成長。

 

但是今年採取的「單一選區制兩票制」,候選人的個人魅力和實力,只占勝選原因的一部份,還不是主要部分。這時必須依靠具有組織能力的政黨力量,候選人才有更充足的資源,找到選區中最大多數選民的共同需求,因此政黨影響力會變得相當大。這次選舉只是政黨權力集中化的開始,以後會政黨對選舉決定的影響力會變得更大。過去原本靠單打獨鬥的候選人,除非像標哥(顏清標)這種有特殊背景勢力的,一般是很難拿到投票人的50%+1票就可以當選的。

 

任何一本有關選舉制度的教科書,都會提到的選舉制度,這裡簡單說明一下。

 

台灣現行的選舉制度,採用「單一選區兩票制」,也就是在選舉中選民可以投兩票,一票投給區域立委候選人,一票投給政黨提名的不分區立委。區域立委與不分區立委的產生理論依據,在於兼顧地方與整體的利益。區域立委,由地方上人民一票票的投票選舉產生,因此可以推想出,區域立委無法避免的要為地方利益服務,而且這也是選民之所以投票給候選人的原因與動機。「我投票選你,就是要你為我服務的」,這也是區域立委的義務和天職。

 

但是國家立法、政策決定,很多需要從國家整體考量。有時整體利益勢必和地方利益產生衝突,例如必須決定在某地興建核電廠或大壩,一定會和當地人民的利益產生衝突。這時為了避免區域立委過於專注地方利益上,阻礙國家利益推動,因此有了不分區立委產生。不分區立委的產生,因為不是地方上人民一票票選舉產生的,所以不受地方利益羈絆,能專職在整體政策的考量上。

 

一般來說,這種兼顧地方與整體利益的選舉制度起源,可能來自英國上下議院,也可能來自美國參眾兩院的制度設計,最可能的還是洛克(John Locke)政府論。無論理論依據為何,在這種選舉制度下,有意投入立委選舉的人民,有幾種參與選舉的管道:一是自己報名,以獨立候選人名義參選;一是參加政黨,以政黨名義參選。以自己名義參選的獨立候選人,通常必須在地方上具備相當高的知名度,以及豐富的金錢與人脈等資源,否則當選機會相當渺茫。因為選民在理性的計算下,他不會把票投給無望當選的候選人,這樣還不如不去投票。因此,大部分候選人會選擇加入政黨,這樣不但能節省自己投入選舉花費的各項資源,更可以享受政黨提供的相關選舉資源(金錢、人脈、樁腳等等)。

 

但是具備提名不分區立委的資格,通常是通過立法規定只有政黨有資格在選舉中提名不分區立委。因此,每當面臨選舉時,各政黨會在一個選區中提出兩份候選人名單,一份是參加區域立委選舉的候選人名單,一份是參加不分區立委的候選人名單。這種制度設計,使得政黨成為區域立委與不分區立委的意見整合機制,強化了政黨的政治整合力量,加強對候選人與未來立委的拘束力道。因為如果立委不服從政黨的指示,很可能在下一次選舉中就被剝奪了提名的機會,如此一來,他就失去政黨在選舉中提供給他的一切選舉資源,當選機會變得相當渺小。

 

但是這種選舉制度的主要問題,在於區域立委與不分區立委產生方式。

 

有的選舉制度,採用一票制,亦即選民只能投一票,且只能投給區域立委。計票時,這一票除了可以產生區域立委外,還可以代表提名這位區域立委的政黨票。經由各政黨提名區域立委候選人的得票數,統計出各政黨的得票率,然後分配不分區立委的席次。這種選舉制度問題在於,對於那些以自己名義參選的獨立候選人,因為沒有政黨背景,因此其得票數中代表的政黨票,等於是浪費掉了。另外一個問題在於,這種方式破壞了選舉制度的「同票等值」原則,具有參與不分區立委席次分配的政黨,其得票率的計算,因為扣除掉不具政黨背景的獨立候選人的得票數,所以統計分母變小了,使得大黨瓜分掉小黨原本應該分配到的不分區立委席次,導致權力集中在少數大黨,小黨或少數意見代表,被壓制下來而缺少代表。還有是"平等性"問題。因為政黨票是由候選人自己努力競選得來的票數計算的,因此常常會面臨到區域立委的權力淩駕在不分區立委之上。區域立委常常會對不分區立委嗆聲說:「你是因為我的票才當選的,憑什麽要我聽你的!」

 

有的選舉制度,採用兩票制,一票投給區域立委,一票投給政黨提名的不分區立委。投給不分區立委的票,又可以分為投給政黨,或投給不分區立委名單中的個人兩種。投給政黨的票,通常是投給政黨提出的候選人名單,然後統計各政黨的得票率(各政黨的得票數÷全部政黨票數),來分配席次。因此,在這份名單裡就出現所謂安全排名與危險排名的問題。當然排名問題最後還是由政黨出面協調,整合各意見與利益後,決定名單上的排名順序。這種方式的好處是,強化了整黨對候選人的提名權力與控制力,有效的區隔地方利益與整體利益。但缺點還是在「同票等值」上。因為在國會中,決定法案的通過,計算的票數是依照立委人數來算的,不管立委們是從區域或不分區選舉中產生的,在決定法案的過程中,都是只有一票。問題就在於這一票產生的權力基礎,是不平等的。

 

另外一種兩票制的選舉制度,一票投給區域立委,一票由候選人選擇是投給政黨,或者政黨提名不分區立委名單中的某位候選人。第二票不管是投給政黨還是政黨提名名單中的某位候選人,都計入政黨得票中。差別在於,投給不分區名單中的某位候選人時,是讓選民自己決定不分區立委名單的排名順序,避免安全名單與危險名單之分。這種制度設計,讓不分區名單中的各候選人都有當選希望,為了讓自己排名能往前,排在後面的提名人勢必盡全力為區域立委進行輔選,讓選民在政黨提名名單中指定投給他個人。這種選舉方式,可以解決國會中決定法案票數權力來源不平等問題,也能適度的讓不分區立委和區域立委、選民利益結合的更為緊密。但這種選舉方式,由於投票方式與計票方式太過複雜,以致很少國家採用,因為選民很少會願意付出時間和精力去決定投給名單上的個別候選人,寧願簡單的選擇一票投給他喜歡的候選人,一票投給他喜歡的政黨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聞與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