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开题时提出的几个问题

今天开题了。开题报告过程中,提了几个问题,老师觉得值得深入讨论,整理下来,以便以後思考。

1. 知识产权是不是民事权利?

大陆《民法通则》是把知识产权规定到民事权利一章。"什麽是民事权利?""所谓民事权利有何特徵?"一般民事权利,例如所有权、债权等,这些都是基於个人的"法律行为"而出现。但是"知识产权"不同一般民事权利,知识产权是基於"国家许可"而产生,因此如果说知识产权是民事权利的话,必须当做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民事权利,因为其产生与取得程序,与一般的民事权利不同。也唯有从这个角度来思考,才能解释为何非法著作品不受著作权法保障,也才能解释知识产权受侵犯时,会受到民事、行政与刑事三种制裁。但是如果从这个角度来思考的话,又会面临到取缔非法著作品的措施是不是具有"合法性"的問題了。因为如果我们承认街边卖的盗版DVD、CD是非法著作品,就不能已保护著作权的名义来取缔了。保护哪个著作权?非法作品的著作权吗?而应该用其他更适当的名义来取缔。其次,这种思路,也影响到,将来如果要保护台湾著作品的著作权,必须因应大陆这里的思考与处理模式来进行,就不能照搬台湾那套救济程序,否则很容易产生对大陆法律保护制度的落差与不满。

2. 侵权赔偿金额预扣税金问题。

在知识产权侵权赔偿中,大陆的理论与实务界都认为,法院判决给被害人的赔偿金额当中必须扣除掉侵权人已缴给国家的税金(包括营业税、增值税、所得税等)。这种作法有几个问题需要厘清:

(1)对於非法性作为,政府能否徵税?

依照大陆的税法理论,认为非法作为是具有可税性者。详见:《财税法论丛》第5卷第3篇文章〈非法所得的可税性〉(熊伟)。

(2)如果判给被侵权人的赔偿金额当中,要扣除掉侵权人已缴的税金,那不就是将侵权人因为自己侵权行为导致的税金支出,转由被侵权人承担了?这种从损害赔偿金额中扣除税金的措施是否合於侵权法的”填平原理”?是否合於公平正义原则?颇为值得讨论。

(3)当被害人拿到这笔侵权赔偿金後,是否要做为所得,必须缴交所得税?如果做为所得而要缴交所得税的话,那不就是一笔金额,被徵了两次税?

3. 劳动合同法的实施,原意是要保护劳工权益,但其精神仍认为劳资是对立的双方。其结果尚未可知,但这种将劳工与资方逼到对立面,是否能真正帮助到劳工权益的提升?在70年代的欧洲社会主义执政时期,那时就已经发展出一套三方协商机制(政府、资方、工会),将三方的利益绑在一起,让资方自己去提升劳工的权益,而非政府以法律手段强迫资方照顾劳工权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學習.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