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两岸离婚规定差异

离婚问题算是两岸法律问题差异的核心了。
 
两岸的婚姻法与规定根本上反应了两岸政治制度、意识型态上的差异。台湾《民法亲属编》因循传统,充满着"家"的色彩,保留过去许多"三纲五常" 思想(這幾十年下來,這方面的修訂與廢止者,已有許多);大陆婚姻法是自推翻国民政府後,基於马克思思想而成立的,所以里面有许多"计画性"的规定,例如结婚离婚都采许可制(台湾结婚采事实婚姻制,离婚采登记制)、鼓励计画生育、鼓励晚婚晚育等等。
 
两岸的婚姻法的发展,简单的用一句话归纳:"台湾是结婚容易离婚难,大陆是离婚容易结婚难"。就以两岸有关离婚法律规定来说,除了都有"两愿离婚"规定外,在"裁判离婚"方面,就有相当差异: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32条:
"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可由有关部门进行调解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
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
(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
(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
(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
(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
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
 
台湾《民法亲属编》第1052条:
"夫妻之一方,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他方得向法院請求離婚:
一 重婚者。
二 與人通姦者。
三 夫妻之一方受他方不堪同居之虐待者。
四 夫妻之一方對於他方之直系尊親屬為虐待,或受他方之直系尊親屬之虐待,致不堪為同居生活者。
五 夫妻之一方以惡意遺棄他方在繼續狀態中者。
六 夫妻之一方意圖殺害他方者。
七 有不治之惡疾者。
八 有重大不治之精神病者。
九 生死不明已逾三年者。
十 被處三年以上徒刑或囚犯不名譽之罪被處徒刑者。
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夫妻之一方得請求離婚。但其事由應由夫妻之一方負責者,僅他方得請求離婚。"
 
表面上,大陆的婚姻法给予夫妻选择离婚自由相当大,但反过来想,离婚自由也成为了维持夫妻婚姻关系的最大阻碍。而且离婚自由,对女性的保障也比较弱。在大陆有许多这种例子,丈夫搞外遇,回家就可以对跟着他十几年的妻子提离婚,完全不考虑妻子几十年的青春年華不再。当然也有人会这麽说,女人同样也有提离婚的自由。如果这麽想的话,建议去问问周遭已婚的女性朋友,有多少会主动的提离婚,而且是在什麽情形下会主动的提离婚。
 
两岸婚姻法牵涉到的正是对不同家庭观的取舍。如果社会还没有一个对离开职场几十年又带着孩子的女性有相应的照顾措施(例如心理辅导、职业训练、社会扶持团体等等),骤然的赋予夫妻一方完全的离婚自由是值得商榷者。大陆所谓80後的一代,对婚姻观念相当随意,想离就离,但没考虑到的是这个社会是否会像西方社会一样,用普通平等的眼光来看离婚後的他们。这问题可能要等到他们四、五十岁之後,才会有答案吧。
 
在台湾的"离婚难",难的不只是离婚过程,还是子女扶养、财产分割上,更是自己心里的调适上。离婚只要依照法律规定来处理即可,但之後的生活调整才是真正的问题。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學習.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法律]两岸离婚规定差异

  1. jing says:

    很不错啊,业余时间还比较分析两岸婚姻法。其实我并不觉得大陆就可以很随意的离婚,很多人还都是不得不进行诉讼离婚的,主要还都是财产和子女问题上不能协调好。
    记得本科时候金融法老师(似乎有些搞笑,但的确是金融法老师)说,如果没有离婚制度,现在还有多少人可以坦然的结婚。我并不认同他的观点,婚姻自由包括结婚自由和离婚自由,虽然自由,还是谨慎的好吧。

  2. 辰冬 says:

    这是之前上李俊明【企业法】课堂上,他提到一项很有趣的观点……他说在学民法的领域中,学物权的、债权的,通常瞧不起学亲属的、继承的,认为亲属、继承这种东西没什麽东西可学。但是後来发现,学完亲属、继承後,再去学物权、债权,很容易掌握其精髓;而学物权、债权後,却很难理解亲属、继承的原理,这是因为亲属、继承里面,蕴含大量的人格法、资格法等等的内容,当这个"格"确定之後,法律关系才有办法明确下来,法律关系确定後,权利义务关系才有办法说清楚。
    听他说完这种论点後,便想对这方面的法律规定多了解一些。
    回到你说的离婚问题上。"离婚容易"是一种比较性的说法,主要还是和台湾规定比较起来。大陆婚姻法给予夫妻双方都有相当大的离婚自由,除了重大的、不法的、或不名誉的事由外(就是重婚、配偶与他人同居、家暴、遗弃家庭成员、赌博、吸毒等),只要有"感情破裂,人民法院调解无效"的情形,即可判决离婚。换句话说,如果夫妻一方想要离婚,只要提出双方感情已经破裂即可,根本无须举证证明是如何的感情破裂。试问:当一方不顾夫妻情面而执意离婚时,还不算是感情破裂吗?
    确实,在大陆的诉讼离婚例子当中,绝大部分问题是在财产和子女的问题协调上。在离婚的财产分割上,主要有"共同财产"与"个人财产",由双方协调分割或由人民法院进行判决分割。虽然法律也规定,在分割财产时,要对照顾子女、女方权益一方多所考虑并予以照顾。但这是针对"共同财产"而言的(《婚姻法》第39条)。夫妻个人名下的财产仍归个人所有(《婚姻法》第40条),甚至原来在对方的家庭土地承包经营中所享有的权益,仍受到法律保障,而不归入到共同财产中(《婚姻法》第39条)。然後人民法院在分割财产时,会针对一方是否有特别的负担,例如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付出较多义务、或生活困难的,才从对方的"个人财产"中多分一些做为补偿(《婚姻法》第40条)。
    大陆的婚姻法律规定是这种情形,制度决定了人的行为。许多离婚情形,在男方提出离婚时,其名下早已无任何财产,有的甚至连工作都辞掉,这样连离婚後对妻儿的赡养费、抚育费,都因为无力承担而不需支付了;有的在离婚前,就已欠下大笔债务,然後在离婚时,用"共同财产"来清偿该债务,到时还得一毛不剩,又如何照顾女方权益呢?更严重的问题是,如果清偿债务的对象,刚好就是第三者呢?法院负责的承审法官,刚好就是第三者呢?
    《女法官为情所困    案外人巨额财产遭损失》
    夫妻中抱定离婚决心一方,大多在提出前,都已经做好相关防范措施,对法律和相关案件的了解,计算得失後,才会提出离婚。除非在婚姻关系中,一方已对未来离婚分割财产做好准备,要求每笔财产都要纳入自己名下或双方共同名义。这样虽然对自己比较有保障,但是婚姻关系又变得太紧张了。
    这些都只是很简略的讨论而已,实际上没有夫妻会随意的想离婚。我想了解的是,当大陆的婚姻法律规定给了夫妻一方相当大的离婚自由,表面上是对传统男性封建社会的解放,但女性是否真能从其中受益了呢?当女性所固守的夫妻关系与家庭价值,不被法律保护,对以後社会、文化、人心、观念等等的发展会产生何种影响呢?

  3. jing says:

    法官负责审判的法官如果是第三者的话,是必须回避的。我总觉得你对大陆法律有些误解。诚然,大陆法制有很多有待进一步完善和健全之处,但是很多婚姻家庭制度还是基本和民情相符的。婚姻家庭制度是一个国家最最基本的东西,正是因为如此,新中国成立后颁布的第一部法律就是婚姻法。我没有研习过台湾的婚姻法,但是在以前学习时候感觉台湾的婚姻法更传统一些,可能这么说你会不赞同,但是给我的感觉就是封建残余更多一些。这并不是说它不好,传统的很多观念是很值得提倡的,因为现在西化的太厉害,让很多美德变得很可贵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